朝鲜钟城附近女子监狱门口卫兵,2009年5月31日。

 

© 2009 路透社

(日内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应施压朝鲜政府,停止安全官员和监所管理员对女性囚犯的体罚和性虐待。2017年11月8日,联合国该委员会将在其第68次全体会议期间会见朝鲜政府官员。

2016年4月,朝鲜政府提交一份综合报告,包含其应提交的第二次、第三次和第四次国家报告,涵盖2002到2015年期间。朝鲜于2001年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以来,这是该国政府第二次向CEDAW委员会提交报告。

朝鲜在致委员会的回文中声称,该国“所有司法程序均完全依法实施。...讯问和预审过程均有录音或录像,对受审查者进行讯问时均有一名文员在场,必要时另有两名观察员,足以防范讯问人员和预审人员滥用权力或侵犯人权。拘留室和矫正设施均受到检察官严格监督,确保没有人权侵犯在其中发生。”

然而,人权观察访谈了8位女性,她们都曾在CEDAW委员会此次审查的报告期间遭到拘押,并受到心理、身体和性的虐待。虐待者包括人民保安部(警察)办案人员、国家安全保卫部特工和拘留场所管理员。

 “针对朝鲜洗白其虐待狱中女性的说法,CEDAW委员会必须提出最尖锐的质疑,”女性权利部高级研究员海瑟・巴尔(Heather Barr)说。“不论平壤如何抵赖,对女性实施体罚和性虐待而不予究责的事实早已证据确凿。”

许多罪名的量刑弹性很大──据受访女性表示通常短则移送劳动锻炼队约六个月,长则监禁“一般犯罪”教化所五至七年,后者必须经过长时间审讯和高度污名化的家乡群众公审──导致女性囚犯更难以抗拒性胁迫与虐待。

朝鲜女性向人权观察描述的虐待包括:

·2015年逃离朝鲜的一名农村女性向人权观察表示,她在2012年底逃亡失败被中国强迫遣返朝鲜后,在拘留遭一名保卫部审讯人员强奸。

·另一名农村出身、2010年春季被中国送回朝鲜的女性表示,她被关在咸镜北道茂山郡看守所时,负责审讯她的保安部警员把手伸进她的衣服抚摸,并且强奸她数次,另外还一再要求她描述和把她买下的中国男人之间的床第之事。她说:“我的命运掌握在他手上,他让做什么我就得做,让说什么我就得说。我还能怎么样?”她并说,“在朝鲜,不论你做什么都可能违法,凡事全看审讯人员的想法和态度。”

·其他曾被囚禁的女性说,男性保卫部特工或警察对她们进行单独闭门审问,没有任何目击者,他们会触摸她们的脸部和身体,包括胸部、臀部,有时隔着衣服、有时伸进衣服底下。这些女性通常不敢抗拒审问人员触摸,因为她们的前途几乎完全操之于对方;案件如何发展,端视审问人员在她们的档案中留下怎样的案情记录。

曾被拘押虐待而于2011年后逃出朝鲜的多名女性以及前朝鲜高级官员向人权观察表示,女性被当局拘押后,有些遭到官员性虐待或强奸,而参与施虐者均有罪不罚。受访朝鲜人士表示,当女性在拘押期间遭政府官员性骚扰或性侵,她们缺乏有效途径要求究责或阻止虐待。然而,朝鲜向CEDAW委员会提交的文件却说“矫正机构均设有举报和申诉机制”,相关机构“依法必须受理举报和申诉”并且“秉公处理”。受访者并说,如果性虐待被曝光,受虐女性──而非施虐者──将蒙受社会污名和耻辱。

人权观察对曾有狱中受虐经验的女性进行访谈,是对朝鲜女性遭性别虐待(gender-based abuses)调研的一部分。在27次访谈中,朝鲜受访者谈到性别角色刻板印象的影响,以及家庭和社会上普遍接受暴力对待女性的行为。受访者还说,性别歧视迫使许多女性为负担家计而参与半黑市活动,导致她们更容易被逮捕、拘押,以及遭受政府官员的性胁迫。

许多惨遭蹂躏女性的发声,呈现出与朝鲜政府谎言截然不同的景象。

海瑟・巴尔

女性权利部高级研究员

被中国强迫遣返朝鲜的女性通常面临刑事处罚。2013年逃出朝鲜的两名转车里(Chongori)教化所前囚犯告诉人权观察,直到2010年,该处1千名女囚中高达百分之80都是因非法离开朝鲜而被关押。许多女性囚犯都是被中国强迫遣返朝鲜,她们之前大都为养活子女而被卖给中国男人为妻,或是被人口贩子卖到中国从事性工作。

朝鲜政府否认以刑事惩罚被强迫遣返朝鲜的女性:“在2005到2016年之间,共有6,473名女性未经许可出国旅行而被遣返。她们返国后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女性非法出境的原因是当时遭遇经济困难,或被人口贩运集团拐骗。因此,她们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在国家宽大仁慈的政策之下,她们现在享受着稳定的生活。

 “人权观察无法进入朝鲜,朝鲜民众要逃亡出国又极为困难,以致访谈人数有限,但我们的调研和许多惨遭蹂躏女性的发声,呈现出与朝鲜政府谎言截然不同的景象,”巴尔说。

人权观察的发现也呼应了2014年联合国调查委员会(COI)发布的朝鲜人权报告,该报告认定政治犯集中营(管理所)和一般监狱集中营(教化所)的囚犯,以及被中国强迫遣返的女性,均为危害人类罪行的受害者。相关罪行包括酷刑和体罚、性骚扰和侮辱、强奸以及强迫在中国怀孕的女性接受人工流产和杀婴。调查委员会并发现“对女性的性和性别暴力在社会各领域普遍发生。”

CEDAW委员会由23位独立专家组成,审查各缔约国遵行公约义务的情形。CEDAW公约将歧视定义为“基于性别而作的任何区别、排斥或限制,其影响或其目的均足以妨碍或否认妇女不论已婚未婚在男女平等的基础上认识、享有或行使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公民或任何其他方面的人权和基本自由。”

该公约旨在为实现女男平等奠定基础,确保女性在政治和公共生活以及教育、健康和就业各方面享有平等权利和平等机会。缔约国同意采取所有适当措施,包括立法和暂时性特殊措施,让女性享有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

所有缔约国必须在批准公约一年内提交初次报告,而后每四年向委员会提交定期报告,说明履行公约要求的情况。委员会审查各国报告,然后接受公民社会和国家人权机构提交平行报告,召开工作小组会前会,草拟问题清单,缔约国书面回应,召开全体会议与缔约国讨论所有信息,最后由委员会在会期结束前提出结论性意见(concluding observations),说明意见和建议。

 “朝鲜女性面临严重虐待,施虐者通常是政府官员,”巴尔说。“联合国应向朝鲜施压,要求尊重妇女和女童的权利,不能纵容平壤否认虐待事实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