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难民在孟加拉考克斯巴扎(Cox’s Bazar)附近的帕隆卡里(Palong Khali)涉水渡过孟加拉、缅甸边界的纳夫河,2017年11月1日。

© 2017 路透社

近期历史上最残暴的族群清洗已持续两个月,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仍未采取行动。尽管安理会誓言要保护平民、参与预防外交而且永不再允许大规模暴行发生后缺乏迅速应对的状况发生,但它却坐视数以百计罗兴亚村落被烧成灰烬、成千上万人被杀害、超过50万名罗兴亚穆斯林逃亡求生。

安理会最多只是向媒体发表一些无关痛痒的评论,开了几次闭门会议,

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虎头蛇尾的公开声明,他确实为此事发出了警讯,却没有建议安理会成员国采取果决回应。对受害者来说,这种沉默震耳欲聋。

对于终结或减轻大规模暴行有显然效果的工具一样也没动用。没有派遣安理会代表团到缅甸;没有通过要求终止军方侵权的决议;也没有威胁实施个别制裁和武器禁运。

面对这样一个蕴酿多年、完全可以预期的危机,安理会竟然束手无策,无疑将引来大量反思。联合国驻缅甸机构的领导人已遭指控,当早期示警信号纷至沓来时,反而压抑相关意见。联合国料将重演过去的失败经验,一如在波斯尼亚、卢旺达或斯里兰卡。

有一个国家比任何其他国家更应为安理会的可耻沉默负责:中国。北京政府不顾缅甸军警涉及危害人类罪行,决意为缅甸军方撑腰。中国不断掣肘理事会,仅仅提一下缅甸人权问题都不行。然而,即使中国拥有否决权──且俄罗斯通常和中国沆瀣一气──其他成员国仍然可以也应该采取行动。

英、法两国终于着手推动一项安理会决议。传统上在安理会带头关注缅甸问题的英国,在应对此次危机时过于谨慎犹疑。美、法两个常任理事国较为积极,但做法缓不济急。颇具影响力的日本迄未出手推动协商,且向来极不情愿质疑缅甸。

每一个安理会成员国都应该三思,历史将如何评价它们的作为──或无所作为。

既然决议草案已摆上枱面,安理会还来得及扭转情势。凡是对巨大惨祸感到惊骇,愿意站在历史正确一方的国家,就不能坐视中国及其盟邦在理事会上对决议掺水,使之失去实效。安理会的威信,以及罗兴亚人的前途,全系于这一番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