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he time we walked to school, the school day would end.” – Najiba, 15, explaining why she and her eight siblings did not go to school in Daikundi, Mazar-i Sharif, July 2016.

(喀布尔)-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表示,阿富汗政府和国际捐助者自2001年以来为女童教育做出的努力,近年遭严重逆转。美国率领多国联军事干涉阿富汗,推翻塔利班政权十六年后,该国近三分之二女童仍无法上学。

 “阿富汗政府和捐助方曾在2001年大胆承诺,要让所有女童都能上学。然而,不安全、贫穷和迁徙正在迫使许多女童离开学校,”人权观察女性权利部主任黎叟・根索茨(Liesl Gerntholtz)说。“政府必须再度重视这个问题,确保所有女童都有学校可上,以免前功尽弃。”

这份132页的报告,《我无法学医,而你有一天会生病:阿富汗女童的教育机会》,说明阿富汗在安全恶化、国际捐助方撤出之际,促进女童就学的进度已陷入停滞。内容根据喀布尔省、坎大哈省、巴尔赫省和楠格哈尔省共计249次访谈,受访者多为11至18岁未能完成学业的少女。

女童教育一向是捐助方和阿富汗政府津津乐道的成就,今天在学校就读的少女的确较塔利班政权统治时多出好几百万。但距离所有女童都能上学的目标还很遥远,而且该国某些地区的女学生比例已开始下降。据政府统计,失学儿童高达350万,其中百分之85是女孩。青春期女性识字率仅百分之37,同龄男性则达到百分之66。

阿富汗公立学校,不论初等或中等阶段,女校均少于男校。该国半数省分的女性教师比例低于百分之20,这是女童就学的首要障碍,因为许多家庭不能接受女儿被男师指导,尤其在青春期。许多儿童因为家离学校太远,通学困难,尤其是对女孩而言。大约百分之41的学校没有任何校舍,许多学校没有围墙、水源和卫生间──对女孩的影响也比较大。

15岁的赫德拉(Khatera)成长于萨曼干省农村,她告诉人权观察:“最近的女子学校非常远,在另一个村子。...就算骑驴或骑马,也要从清晨走到中午。”

女童往往受到歧视,被认为不值得或不应该受教育,因而被关在家里。3分之1少女未满18岁就结婚,许多女孩一旦嫁人就被迫中断学业。

但仍有许多家庭排除万难,千辛万苦送女儿上学,他们需要支持。人权观察曾访问一些家庭,为了帮女儿找学校而举家迁移到另一城市甚至不同省区,或者家人分居让女儿念书,还有些家庭让哥哥冒险到伊朗非法打工,为家里的妹妹赚取学费。

阿富汗法律规定,九年级以下或14岁以前的儿童均应接受义务教育,然而实际上许多儿童没有机会念到这个阶段──有些甚至从未上学。行政门槛和贪腐又形成额外障碍,尤其对流离失所或贫苦的家庭而言。即便学费全免,送孩子上学仍需付出成本,许多家庭根本没钱送任何孩子上学,或在财力限制下优先让男孩上学。阿富汗近四分之一儿童因家中赤贫必须打工贴补家用,许多女童从事编织、刺綉、乞讨或拾荒等工作而无法就学。

塔利班和其他叛乱团体目前占据或进逼阿富汗近百分之40行政区。塔利班和政府军之间的战斗迫使成千上万家庭逃离故乡,超过一百万阿富汗人在国内流徙。在塔利班控制区,塔利班组织经常限制女童只能就读低年级,或根本禁止入学。在双方争夺地区,女童上学的安全日益不保。法律在冲突地区也失去作用,民兵和犯罪团伙不断增加,女童面临包括性骚扰、绑架和泼酸攻击等各种安全隐患,不但可能成为袭击目标,也可能受到反对女性受教育者的威胁。在这种环境下,教育日益受影响,女童所受的伤害尤其不成比例。

人权观察指出,捐助方已经与阿富汗政府合作发展出多种创新模式,让女童即使在冲突升高时仍可继续学习。“社区为基础的教育”将许多课程组成网络,通常在家中上课,使儿童特别是女童可以在远离公立学校的社区中得到教育机会。但因这类特殊课程完全仰赖捐助方出资、非政府组织运营,既无法和公立学校系统保持连贯,而且因为非政府组织的资金周期不稳定而时断时续。

 “使这些社区为基础的学校与公立学校系统整合,获得可持续的资金支持和质量管控,才能为众多女童提供救命索,”根索兹说。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制定的国际标准,各国教育经费应占全国总预算至少百分之15到20,以及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百分之4到6。联合国要求最不发达国家,包括阿富汗,应达到或超过前述基准的高标。以2016年而言,阿富汗的教育经费仅占政府开支的百分之13,以及GDP的百分4。

阿富汗政府应与国际捐助方合作提高女童的教育机会,方式包括:加强保护学校和学生;将协助女童求学的教育模式制度化并扩大涵盖面;以及采取具体措施,普遍落实免费的初等义务教育,同时力争中等教育免费且普及全民。政府和捐助方亦应针对未接受或未完成初等(或基本)教育者,鼓励并强化“基础教育”。

 “即便阿富汗正面临极大困难,该国政府仍有能力、也应当努力确保女童和男童享有同等的教育机会,并将为女童提供的以社区为基础的教育整合到公立学校系统之中,”根索茨说。“捐助方应致力于长期支持女童教育,且应更严格监督其资金运用方式。”

访谈选摘

“等我们徒步走到学校,学校已经放学了。”──娜吉芭,15岁,解释她和八个兄弟姐姊为何没有上学,马扎里沙里夫镇,岱昆地村,2016年7

 “塔利班离我家不远。如果我们去上学,就会被他们杀掉。如果政府可以保障安全,我们很有兴趣上学。”──白玛娜,12岁,参加以社区为基础的教育项目,在藏身于邻居家中的班级学习,坎大哈省,20167

 “去公立学校的路上,很多小偷和坏男生。”──哈金姆,13岁,社区为基础的教育项目三年级学生,坎大哈省,20167

 “最重要的是能说服爸爸们准许女儿上学。”──马妮嘉,17岁,社区为基础的教育项目三年级学生坎大哈省,20167

 “男人会干涉、威胁小女孩。男人会乱摸我们,还会对我们做其他事情,所以我们离开了。这些男人都是附近邻居。没人会阻止他们──很多女孩都碰过。很多女孩因此离开学校──辍学的超过一百人。坎大哈人都不允许家中女孩上学。”──谢赫拉,16岁,住所距坎大哈省某学校仅100公尺。12岁时,因为遭到骚扰,她请求父亲让她转学到附近较安全地区的学校,但父亲从此不再让她上学。

 “事情就发生在学校前面。...有些学生失去了眼睛──他们的脸部被灼伤...家里决定我们家的女孩都不能再上学...但我多年来一直在抗争。”──玛莉哈,17岁,念公立学校五年级时,同校女学生遭到故意泼酸。15名学生灼伤,其中4人伤势严重。

 “我们有395间学校没有校舍。对女学生来说是个大问题,因为这些学校四周没有围墙──完全是开放的。在这些区域,大部分行政区的居民不愿送女孩去没有围墙的学校念书。”──省政府教育官员,贾拉拉巴德,2016年7月

 “很多地区没有任何女老师。”──省教育首长,2016年7月

 “我们买水果只能赚20到30阿富汗币(20-43美分)。孩子们在市场跑来跑去,捡地上的果皮吃。我们一贫如洗。所有孩子都不识字...他们应该先顾著吃饱,还是受教育?...抱着个空肚子,根本不能上学。”──喀布尔贫民窟原为游牧民族的库奇(Kuchi)族社区领袖,解释社区孩童绝大多数不上学的原因。他有五、六个孙子女,全都住在贫民窟,没有一个上学。

 “我没钱给儿子买铅笔,更甭说女儿了。”──以社区为基础的教育项目员工说,这是父亲解释为何不送女儿上学的常见理由。

 “我们需要和平,而且我们需要男校和女校平等,男童和女童享有平等的教育。但我认为[现在]男童享有比较多的受教育权利。”──卡丝玛,13岁,以社区为基础的教育项目学生, 马扎里沙里夫镇,201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