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年老的罗兴亚女性难民乘船横渡孟加拉湾,跨越孟加拉与缅甸的海上边界之后,被人背上岸边,远方缅甸境内则仍烽烟四起,孟加拉,沙波里尔堆,2017年9月15日。

 

©2017 Danish Siddiqui/路透社

(达卡)-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缅甸军队于2017年8月27日在该国若开邦貌努(Maung Nu)村集体处决数十名罗兴亚穆斯林。目击者指出,缅军士兵是在罗兴亚武装人员攻击当地警察岗哨和军事基地的两天之后,对这群躲进大院避难的村民加以殴打、性侵、刀砍、枪杀。

人权观察尚无法核实遇害村民的人数。根据卫星影像分析,人权观察发现貌努村(当地人称为貌努帕拉)和邻近的彭托彬(Hpaung Taw Pyin,当地人称彭都帕拉)村均几近全毁。损坏痕迹符合火焚特征。

 “缅甸军方对罗兴亚人实施危害人类罪行的所有恐怖手段,由貌努村屠杀事件即可见一斑,”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面对这样的暴行,相关国家不能光是口头谴责;各国必须拿出具体制裁措施。”

卫星影像显示若开邦貌努村自2017年8月迄今被毁损情况。

 

© 2017 人权观察
9月28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8年来首度公开讨论缅甸情势,但并未采取任何行动。人权观察再次呼吁安理会和相关各国实施武器禁运,并对涉嫌暴行的缅军将领实施禁止入境、冻结资产等个别制裁措施。

人权观察共访谈14名来自布迪当(Buthidaung)镇菁塔马尔(Chin Tha Mar)区貌努村及其邻近村落的生还者和目击者。逃抵孟加拉的目击者表示,在罗兴亚武装分子攻击军警后,他们担心被缅军报复,于是几百人一起躲进貌努村一座居民大院。缅军随即加以包围,并派数名士兵进入大院。他们将数十名成年及未成年男性带到中庭,用步枪或刺刀集体处决。还有些试图逃跑的村民也被杀死。事后士兵开来军用卡车载走尸体──有些目击者说死者多达百人,甚至更多。

武装人员攻击军警

逾50万罗兴亚穆斯林已逃抵孟加拉,躲避缅甸安全部队的大规模暴行。这次镇压之前,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SA)武装人员于8月25日攻击若开邦北部一处军事基地和大约30个安全部队岗哨。据政府报告,这次武装人员进攻总共击毙11名军警。

来自貌努村的18岁罗兴亚青年穆罕默德・哈桑,多次遭缅军士兵枪伤。
 

© 2017 人权观察

武装人员的攻击目标包括驻扎当巴扎(Taung Bazar)的西部军区轻装步兵552团团本部,位于貌努村以北约10公里处。政府表示至少10名武装人员被打死。

当天拂晓遭ARSA武装人员攻击的岗哨之一,是由边防警察(BGP)驻守的一个检查哨,位在貌努村北侧靠近彭托彬村市集处。住在市集附近的居民向人权观察表示,他们当时正在家中睡觉,突然听见边防检查哨方向枪声大作。居民说,枪声持续到清晨六时许。

15岁的罗兴亚少年穆罕默德・伍斯曼(Mohammad Usman)说,当时他被一阵密集枪声吵醒。然后他们家着火,他便跟着其他村民逃跑,但因天色昏暗,无法辨别是什么人开枪。“我们从家中逃出,向邻村跑,”他说。“枪林弹雨中,身边许多人纷纷倒下。突然间,我感觉手臂被东西打到,然后是我的背,我就昏了过去,醒来已躺在别人家里。”穆罕默德说,他的手臂中弹,背上则被弹片击中。

据缅甸政府报告,约百馀名武装人员使用“刀剑、枪械和炸弹”参与是次攻击,造成两名警察和两名武装人员死亡。多份报导指出ARSA武装人员涉及严重侵权,但人权观察迄今未能独立核实相关陈述,部分原因是无法进入若开邦北部地区。

人权观察无法核实政府发布的数据,但目击者表示有士兵在交战结束后征用一艘民船,用来装运该村市集附近数量不明的尸体。该船所有人穆罕默德・祖巴伊尔(Mohammad Zubair)认出前来取船的士兵是巴朱(Baju)中士,来自驻扎在市集南侧军事基地的轻装步兵564团。祖巴伊尔说,他看到士兵搬运尸体,其中有些显然是当地罗兴亚青年。

士兵杀害村民

目击者向人权观察表示,在武装人员攻击后,住在附近的数百名罗兴亚村民惊慌逃进貌努村两名富人──巴德鲁度萨(Badrudduza)和扎希德・侯赛因(Zahid Hossain)──的大院寻求安全庇护。这座大院距离贯穿布迪当镇的南北向公路不到200米。大院中有一栋两层楼的夯土墙建筑,几栋较小平房,以及一个很大的矩形蓄水池。男人大多躲在楼上,妇孺则挤在地面层。目击者说,他们聚集在一起,以为人多势众比较安全。

目击者说,8月27日近中午时,约有24名缅军士兵抵达挤满村民的楼房。一名士兵──许多目击者指认为巴朱中士──带着一队士兵踏进庭院,开始用罗兴亚语向躲在屋内的村民喊话。村民说,巴朱曾在附近军事基地生活15年,会说罗兴亚语。众人听见巴朱尝试劝说屋内男人和男童,只要自己走出房屋就可保住一命。

庭院内的村民和部分成功逃脱、在山上眺望大院动静的村民表示,士兵把成年和未成年男性带到中庭,将他们双手反绑,然后毒打他们,用长刀对他们戳刺、砍劈,并且用枪射击他们。

60岁的阿卜都・贾巴(Abdul Jabar)说,士兵强迫这些男人跪下,用枪托捅他们,还不停用脚踹他们,直到夺走他们的生命:“士兵用开山刀从背后把他们砍死,也有对他们开枪的。”

29岁的穆罕默德・阿亚斯(Mohammad Ayas)说,他奋力藏身在房顶椽木上,看着士兵大开杀戒:“他们用尖锐锋利的长刀把人成群砍死,就像在丛林里除草一样。”

18岁的穆哈梅度・哈桑(Muhamedul Hassan)说,巴朱中士带着12名士兵,把他和两名男性亲属──穆罕默德・佐巴伊尔(Mohammad Zobair)和佛亚斯(Foyas)──从家里押到附近的扎希德・侯赛因大院。哈桑说,他们到那里以后,看见几百名成年和未成年男性已被绑住。他说:

四名士兵把[我和我的亲戚]拉到中庭角落,朝我们每个人背上开两枪。我当时昏死过去。苏醒后,我看到许多男人仍然被绑着,[士兵们]还在杀人。许多人被刺刀捅死。我想办法逃跑,虽然胸口中枪,但我努力逃了出来。

穆哈梅度让人权观察检视身上枪伤。他说,除了和他一同被枪决的两人,还有将近30名他的男性亲属也在当天遇害。

目击者并描述他们看到儿童被处决的情形。28岁的何蒂雅兹(Khotiaz)详述她的侄子如何被杀:“巴朱走进房间,我的侄子穆罕默德・托法义(Mohammod Tofail)在里面。他才10岁,上小学二年级。巴朱首先枪击他的头部,他的颅骨爆裂成四片,然后才倒下。我看到满地的脑浆和鲜血。”

22岁的穆斯塔法(Mustafa)说:“有一个土坑埋了10到15个孩子[的尸体],全都不到12岁。他们都是被活活砍死的小孩。我认得其中四具尸体:哈金姆・阿里(Hakim Ali),9岁;奈英姆(Naim),8岁;一个来自彭都帕拉(彭托彬村)的孩子,大约10岁;以及乔伍・孟(Chau Mong),7岁。

目击者说,士兵结束杀人之后,将尸体集中到绿色防水布上,再抬上推车,搬到军用卡车上。据数名目击者说,光是清运尸体就花了好几个钟头。

 “我从外面看见一堆又一堆的尸体,”穆斯塔法说。“我可以看到士兵使用手推车[搬运尸体],我还认出其中一台推车是我家的。”穆斯塔法说,他听到各种军车进出的声音持续数小时。

性侵

人权观察收到可靠报告,士兵曾在貌努村大院对女性实施侵犯性搜身、非合意触碰和性侵犯。

28岁的何蒂雅兹说,士兵以躲在屋内的女性为目标,包括她藏身的大房子:“他们闯进房间,把一些女人的衣服剥光。他们抢走我身上的所有东西。他们[对我]全身乱摸,想把我的衣服脱掉。”

一名30岁女性说,士兵到处搜索金钱和其他贵重物品。“一名士兵把手伸进我胸前,还把我的手机和现金拿走,”她说。“然后他掀开我的裙子(thami)。[他找到]一些金子和现金,被他拿走。然后他在我身上到处乱摸。”

多名目击者说,军队离开后,他们也逃出村外。许多人朝着孟加拉边界跋涉几个星期,和其他成千上万罗兴亚人一起越界避难。

今年3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已同意派出实况调查团,由国际专家调查当地侵权行为,但缅甸政府已表示不会允许调查团成员入境。

 “缅甸军方将领不能以武装人员进攻为借口,规避司法和惩罚,”罗柏森说。“联合国实况调查团必须调查这些暴行,包括下令攻击或怠于究责的军事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