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边界另一边的孟加拉远眺缅甸同漂列瓦(Taung Pyo Let War)村冒出浓烟。

 

© 2017 私人提供

(达卡)-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缅甸军方正在对孟加拉边界附近的罗兴亚人村落故意纵火。在强迫居民离开居住村落后进行这种纵火行为,似乎是缅甸军方对若开邦罗兴亚穆斯林人口实施族群清洗行动的主要方式。

人权观察释出最新卫星影像和遥感数据显示,若开邦北部62个村落在2017年8月25日到9月14日之间遭纵火攻击。人权观察由超高解析度卫星影像辨识出其中35个村落的房屋大片毁损,另有26个村落根据趋近实时环境卫星感测器尚有活火燃烧中。

 “我们的实地调查符合卫星影像显示的情况──缅甸军方对若开邦北部罗兴亚村落遭大批焚毁负有直接责任,”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联合国及其成员国应对缅甸政府采取紧急措施,阻止这种暴行,勿再迫使罗兴亚人逃离缅甸。”

人权观察对35个受影响村落中的6个村落进行精密的建筑物损坏评估,每个村落都几近全毁。被毁建筑物总计达948间。

人权观察释出最新卫星影像和遥感数据显示,若开邦北部62个村落在2017年8月25日到9月14日之间遭纵火攻击。人权观察由超高解析度卫星影像辨识出其中35个村落的房屋大片毁损,另有26个村落根据趋近实时环境卫星感测器尚有活火燃烧中。人权观察对35个受影响村落中的6个村落进行精密的建筑物损坏评估,每个村落都几近全毁。被毁建筑物总计达948间。

9月13日早晨,人权观察从孟加拉观测到貌夺(Maungdaw)镇同漂列瓦(Taung Pyo Let Yar)村升起大量黑色浓烟。确认由俯瞰该村的山丘上拍摄的视频显示,该无人村落中数幢民房着火,同时有两辆大型深色卡车停放在村外数百公尺处。滞留边境的该村居民指出,这些车辆是先前曾开进村里的“军用卡车”。在山丘上观望火势的三名村民指出,浓洇来自被纵火的村民房屋。

逃离同漂列瓦村的50岁村民法蒂娜(Fatima)告诉人权观察,她发现浓烟由该村升起,于是爬上山丘察看她家是否着火。到了山顶上,她看到她家房屋已陷入浓烟,邻近房舍也已着火。她说,8月31日卡车载着缅军士兵进村时她赶紧逃离。看到士兵持枪跳下卡车,她很害怕,立刻奔跑数百公尺进入孟加拉边境“无人区”。“我们一看到军队就从村子跑出来──几百人一起跑,”法蒂娜说。“除了孩子,我们什么都没带。”

50岁的穆罕默德・萨依德(Mohamed Sahed)说,他也登上同一座山丘,看到他停放自家门口的两辆卡车和一辆轿车都已起火,房子也陷入火海。他说看到村中至少有四名士兵。他的儿子,24岁的穆罕默德・舒非(Mohamed Shufi)说,当天清晨他和其他两名村民曾返回缅甸,想把家中柴薪搬到边境营地生火煮饭。但他们才到达村外数百公尺,就被六名缅军士兵发现,用弹弓朝他们发射石块。这三名村民于是又跑回边境藏匿。

视频截图显示,两辆深色缅甸军用卡车出现在一受灾村落旁数百公尺处。

 

© 2017 私人提供
本周稍早,人权观察曾直接目击缅军士兵在同漂列瓦村周围六百公尺内巡逻;罗兴亚难民也说,他们几乎每天都看到至少40人的缅军士兵在距边界围篱数公尺处,以及距该村数百公尺处巡逻。数名边境人士说,距同漂列瓦村200公尺处有一座缅甸边防警察岗哨,从8月31日开始,缅军已进驻该村民房和边防警察哨所。

视频截图显示某受灾村落喷出火舌。

 

© 2017 私人提供
卫星在9月11日和13日侦测到多处活火,足见貌夺镇其他区域村落现已成为破坏目标。由于密云覆盖,几可确定貌夺、布迪当(Buthidaung)和拉岱当(Rathedaung)等地实际起火的村落数目远比目前所知更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和首席人权官员侯赛因(Zeid Ra’ad al-Hussein)均指出,缅甸军方行为足以构成族群清洗(ethnic cleansing)。缅甸政府声明似也符合此一论断。缅甸政府发言人佐泰(Zaw Htay)向媒体表示,军方“清乡行动”已锁定471个村落,其中176个村落已无人烟,还有至少34个村落部分废弃。

缅甸军方向若开邦北部出击之前,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SA)曾于8月25日发动一连串有计划的武装袭击,进攻30多个缅甸警察派出所、检查哨、政府办公室和一处军事基地。缅甸政府指控罗兴亚武装分子和村民应为若开邦各地村落遭纵火负责,但迄今无法提出证据支持该指控。

尽管“族群清洗”未经国际法正式定义,但已有一个联合国专家委员会将族群清洗描述为“一个族群或宗教团体刻意制定政策,以暴力和引发恐怖的方式,将另一族群或宗教团体的平民人口逐出特定地理区域。...其目的显然是占据领土,赶走被排斥的一个或多个团体。”

 “在起火中的罗兴亚人村落看见缅军车辆与士兵,为卫星影像显示的大面积破坏补上了部分空白,”罗柏森说。“关注缅甸情势的各国政府必须向缅甸敏昂莱(Min Aung Hlaing)上将和其他高级将领传达信息,除非他们迅速阻止暴行,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否则将可能被控重大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