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北韩领导人金正恩和中国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左)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从阳台向参加游行群众挥手致意。

© 2015 盖帝影象

(首尔,2017年9月4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显然正在加强打压借道中国寻求保护的逃离朝鲜人士(又称“脱北者”)。据维权人士和旅韩朝鲜人得自中朝两国内部的信息,中国近两个月内已拘捕至少41名朝鲜难民和不明人数向导人员。

过去五年来,朝中双方均不断增强两国边境的安保措施,包括加派卫兵、增建围篱。中方在边界扩建闭路电视监控系统,并在边境联外道路增设检查哨。朝鲜政府则有计划地逮捕、处罚所有擅自离境企图脱逃的,以及被中方捕获遣返的朝鲜人。在朝鲜,非法出境属于犯罪行为,一旦被捕可能被判处重刑,关进重刑犯监狱(教化所)或政治犯集中营(管理所),这两种监管设施长期以来均充斥酷刑、饥饿和缺乏医疗照护等情形。

 “中国早已明知朝鲜安全官员使用酷刑是该国存在已久的国家政策与实践,凡擅自出国者均会遭到判刑监禁,”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中国把这些人送回可能遭受酷刑和迫害的地方,显然已违反国际法,也违背该国作为联合国难民公约缔约国的义务。”

据人权观察记录,中国在2017年7月到8月之间共拘捕41名朝鲜人,逮捕地点包括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近老挝边境)和临近朝中边界的长白县附近。

逃离朝鲜的总人数,以及被捕人数,几乎不可能得到权威性统计,但相较于人权观察自2016年7月到2017年6月这一年之间所记录到的估计数51人,近期被捕人数显然急剧增加。在2016年7月至今被捕的92人当中,包括一名在拘留所出生的婴儿、11名儿童以及4名身体孱弱的老年妇女。人权观察呼吁中朝两国提供朝鲜人在中国被捕的总人数,被中方遣返朝鲜的人数,以及他们的下落与现况。

基于家属和韩国维权人士提供的数据,人权观察估计中国自2016年7月迄今已强迫遣返至少37名朝鲜人。据家属和维权人士指出,一部分2017年6月到7月被强迫返国的朝鲜人,目前和其他身份不明的被遣返朝鲜人一同被拘押在图们移民拘留所。

人权观察正在关注另外55名被中国拘押的朝鲜人,必须立即采取行动避免他们遭遇同样命运。

中国例行性将朝鲜人视为非法的“经济移民”,不接受他们为难民。中国是联合国难民公约缔约国,但北京持续违反其国际法义务,包括为难民提供保护与安全以及允许联合国难民署接触朝鲜庇护寻求者。

未经官方许可离境在朝鲜是重大犯罪,经常被判处监禁、强迫劳动和肉体虐待,最严重者可处死刑。由于所有未经许可入境中国的朝鲜人都会遭到国家安全保卫部(保卫部)和人民保安部(警察)施加酷刑和严厉处罚,人权观察认为他们属于就地难民(refugees sur place),急需国际保护。人权观察并认为,将他们强迫遣返违背不驱回(refoulement)原则,即禁止将难民送回可能受迫害之处或将任何人送回可能遭酷刑之处。

被中国强迫遣返的朝鲜人经常遭到酷刑侦讯,逼问他们在境外的活动。按照朝鲜人民保安部现行规章,脱逃被列入“叛国罪”,刑罚极重且可判死刑。一旦被判处徒刑,将从此消失在朝鲜令人闻之丧胆的政治犯集中营(管理所),面临酷刑、性暴力、强迫劳动和其他不人道待遇,或被送进劳改营,长年在危险环境和严酷气候中从事苦工。

迹象显示,中国不仅逮捕遣返更多朝鲜人,而且试图打击帮助他们脱逃的网络。一名基督教传教士向人权观察说明,他手下的大型救援网络部分成员和向导遭中国拘捕后,救援能力较2017年6月份降低近八成。另一维权人士参与一个规模较小、较松散的网络,他估计他转送朝鲜人的能力掉了两成,因为他的网络成员现在不敢冒险转送他们不熟识的人。曾在今年8月协助多名朝鲜人渡过图们江抵达中国的三位维权人士也向人权观察表示,由于警卫巡逻和其他活动日益频繁,现在几乎不可能到达图们江目视距离内,不像2016年夏季时能无碍通过。

 “由于逃离朝鲜人士遭到拦截,难以将该国真实情况传向外部世界,国际间纪录朝鲜持续侵害人权的努力也因而顿挫,”罗柏森说。“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正在极力阻止最新消息外泄,以掩饰其系统性、普遍性侵犯同胞人权的罪行,中国的援手对他而言不可或缺。”

朝鲜一直在加大力度防范人民逃出国外。与脱北者援助网络有关的两名传教士告诉人权观察,自2017年初迄今,他们获知至少三起中国当局接获密报指脱北者群体涉及运送毒品,而在半途将其逮捕的事例。向中国警方提供密报的来源不明亦无法核实,但据多名维权人士告知人权观察,他们怀疑是朝鲜政府特工人员将脱北者群体的行踪泄露出去。

联合国朝鲜人权问题调查委员会2014年发布的调查报告认定,对企图逃离朝鲜者的攻击是“针对被认为威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治体制和领导人的所有人民群体的蓄意和普遍攻击”的一部分,因为他们威胁到政府“隔离人民,使其与外部世界断绝联系”的能力。该委员会并认定,朝鲜政府对该国囚犯和被中国遣返人士犯下诸如酷刑、处决、奴役和性暴力等危害人类罪行。委员会也批评中国未能履行作为1951 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 及其1967 年议定书缔约国的义务。

 “中国应在原则上或实践上为朝鲜难民提供庇护,或允许其安全通过中国领土前往他处寻求保护而毋需担忧被逮捕或强迫遣送回国,”罗柏森说。“强迫脱北者返回朝鲜的行为必须停止。世界各国应及时向中国施压,还给朝鲜难民应有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