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星期,佐科・维多多(“佐科威”)总统将决定是否支持国会通过的促进国内烟草生产法案。该法案将突破现行卫生法规的某些限制,包括强制厂商在烟品外包装印制有害健康的警示图片。

这项提议令人忧虑,因为印尼每年新增未成年吸烟人口高达数百万人,受二手烟影响的“被动吸烟”人口估计达四千万人。印尼卫生部、17个重要健康组织和其他许多人士都公开反对这种举措,认为它将造成印尼原本成效不佳的烟害防治法规更加恶化。佐科威应当否决该法案。

但该法案并非唯一有待佐科威政府决策的烟草政策议题。印尼每年有成千上万儿童在危险条件下生产烟草,有些年仅八岁;其成品供应印尼本国和跨国大型烟草公司行销牟利。

一名八岁女童正在徒手整理烟叶,摄于东爪哇省三邦县附近。

 

© 2015 Marcus Bleasdale为人权观察拍摄

去年5月,我曾和人权观察同仁共同发布报告,纪录印尼烟田童工面临的危险。此后又过了一个烟草采收季,为印尼烟草业卖命的童工还是无法得到保护。

我们当时访谈了132名曾在烟田工作的儿童,分别来自印尼四大产烟省份。我们发现,童工会接触到尼古丁和杀虫剂──两者都有毒性,而且对成长发育中的儿童特别有害。半数受访儿童曾在工作时发生恶心、呕吐、头痛或晕眩。这些都属于急性尼古丁中毒症状,可能在劳工处理烟草植株并经皮肤吸收尼古丁后产生。许多儿童表示,他们负责混合有毒化学药品并喷洒于植株,而且没有任何防护装备,有些儿童事后突发重病。

受访家属表示,他们无意让儿童受到残害。他们努力支持孩子接受教育,期望他们有好的前途。事实上,大多数受访儿童都继续求学,只在课馀时间到烟田打工。

然而,由于烟叶含有尼古丁,不论任何形式直接接触烟草,对儿童都有危险。受访家属大都未曾获得充分信息,不了解儿童在烟田工作的危险性,因此对儿童面临的风险浑然不察。

我们敦促佐科威政府采取行动保护儿童远离烟田中的危险。我们呼吁卫生部与政府各部门合作推动公共宣导活动,提高大众对于儿童在烟草农场工作的危险意识。政府官员最近与人权观察会晤,表示需要更多支持与资源才能实施今年度的宣传计划。

印尼禁止未满18岁儿童从事任何会接触“有害化学物质”的工作。人力资源及移民部应该禁止儿童从事任何形式直接接触烟草的工作,并应加强劳动执法,确保官方检查员对劳工安全加强监测,特别是可能危及童工的小型烟草农场。

我们与政府官员会晤时,多次听官员提到烟草产业在印尼的势力庞大,很难推动业者反对的政策改革。减少烟田童工,肯定是烟草公司也想解决的问题。

《联合国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明定,企业有责任解决其供应链造成的人权侵犯。我们已将调查发现分享给印尼境内最大的几家烟草公司──嘉润(Djarum)、盐仓(Gudang Garam)、菲利普莫理斯(控有三宝麟〔Sampoerna〕)、英美烟草(控有本图尔〔Bentoel〕)等等。国际各大烟草公司均订有防范儿童担任烟草农场危险工作的政策,但这些政策不够完善,而且各公司委托贸易商在公开市场上收购印尼烟草时,应该加强检查童工问题。

印尼最大烟草公司──嘉润和盐仓──显然未采任何措施防止或解决其供应链童工问题。我们曾多次向两家公司查询信息、要求会晤,但从未获得答覆;两家公司也从未公开揭露其童工政策相关信息。

这两家公司不该继续利用印尼童工牟利。

两个月以后,新的烟草生长季即将展开,许多儿童将回到烟田工作。关于烟草法案的争议也许到那时仍未解决。然而,只要佐科威政府和各大烟草公司拿出果断行动,就可以保护儿童远离危险的烟田工作。他们的前途仰赖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