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今天,曹顺利在北京一家医院中过世。作为资深人权工作者,她最为人知的事迹是向北京政府施压,要求让独立公民社会人士参与中国向联合国人权审议提交国家报告的过程,却因此遭拘押数月,因看守所拒绝提供必要医护而病逝。

曹顺利。 openDemocracy提供。

当局至今仍未说明她被拘押及死亡的原因,没有惩处任何失职人员,也不见展开调查的迹象。

相反地,53岁的曹顺利死后三年来,只见当局对人权护卫者的打压变本加厉。根据近几个月多起案件当事人的指控,酷刑显然已成常态。

2017年1月,李春富──在2015年7月对全国人权律师的镇压中遭逮捕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一──获释后出现严重精神创伤症状。仍被羁押的谢阳律师与辩护人会见后,在2017年1月发布详细的被酷刑经历:安全人员不分昼夜疲劳审问,对他拳打脚踹,烟薰口鼻,强迫他坐直不动长达20小时以上。3月,江天勇律师自2016年11月被捕后首度露面,在官方电视频道“承认”自己凭空捏造谢阳的酷刑陈述。

江天勇早前曾遭酷刑,他在被捕前曾经表示:“如我进去后说了言不由衷的话,请你们一定要原谅...[被酷刑]实在是太疼了。”

但是中国当局显然毫不介意刑事司法系统施加于狱中维权人士的磨难。事实上,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2017年3月12日发布的年度工作报告中,还把起诉周世锋等人权律师列为“维护国家安全”的首要政绩。

倘若中国政府对其年度工作报告所说的“全面贯彻依法治国”还有一点认真,首先该做的事就是调查曹顺利死因,以及在她过世后许多人权护卫者指控公安酷刑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