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官方上周发布的报告,尼泊尔去年有超过六百名跨性别人士申请担任公务员。LGBT维权人士赞扬这次公开宣布之举是一项务实措施,有助落实尼泊尔基于身分认同的法定第三性别。

一位跨性人正在打扮自己,准备参加纪念盖贾特拉节(Gaijatra Festival,又称乳牛节)的LGBT游行,尼泊尔加德满都,2015年8月30日。

 

© 2017 路透社

不过,经常遭遇就业歧视的跨性别人士被录取为公务员的人数仍未公布。

尼泊尔转向承认第三性别,始自2007年最高法院判决个人基于“自我感受”的性别认同应获法律承认,而且不应限于“女性”或“男性”。

此后,维权人士成功争取到第三性纳入公民身分文件、公共厠所、甚至人口普查。2015年,尼国政府开始签发三种性别的护照。跨性别人士被列入宪法上的弱势人群,得到参与国家机制的法律保障。

然而,即便已可依法取得适当的身分证件,许多尼泊尔跨性别人士依旧面临就业困难。从1993年起,尼泊尔《公务员服务法》规定将某些工作保留给特定种性少数族群和女性──但从未包括跨性别人士。因此,2015年申请公职表格纳入三种性别选项,被视为是迈向包容跨性别人士的可喜讯号。

区域内其他各国──即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均已通过不同方式在法律上承认男女之外的性别。不过,法律修正固然带来希望,实际落实却只能碎步前进。例如,孟加拉2014年承认第三性别“海吉拉(hijra)”之后,向海吉拉人士开放政府公职的方案反而导致他们遭受侵犯和羞辱

尼泊尔如何将政策联结到实际的改变,是一个重要的案例。性别包容不能只靠法庭诉讼或法律修正达成,而是要让每个人都得到鼓励和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