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016年5月6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日本政府未能保护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学生免于校园覇淩。日本将于2016年检讨现行防制覇淩政策,而LGBT人群的平等权利也正日益引发全国热议。

这份84页的报告,《“棒打出头钉”:日本校园中的LGBT覇淩及排斥问题》,检讨日本政府因政策缺失造成LGBT学生面临覇淩,并在取得信息和表达自我时遭遇困难。日本校园覇淩问题相当普遍且粗暴,但政府并未针对最常遭受覇淩者之一的LGBT学生制定特别的反覇淩对策。防制覇淩的国家政策反而在提倡危害基本权利的传统社会常规。据人权观察访问的LGBT学生表示,当他们公开自己的同性恋或跨性别身分,学校老师会指责他们太过自私,而且不能期望在学校得到好成绩。

(2016)日本:未保护受覇淩LGBT学生

“日本政府近年来摆出支持LGBT学生的姿态,但国家反覇淩政策在性倾向和性别认同上仍保持一贯沉默,”人权观察日本分部主任土井香苗说。“政府应当立即修正保护LGBT学生的政策,向国际标准和最佳实践看齐。”

人权观察在日本14个县市对数十名LGBT学生以及新近就读各类型学校的青年进行了深度访谈。受访者经由律师、同侪引介,或透过脸书、推特的问卷调查而找到。人权观察也访问了社会科学家、精神科医师、律师、政府官员和教育政策专家。本报告特别收入四幅漫画-这是日本年轻人取得资讯以及LGBT模范常用的模式。

日本政府近年来摆出支持LGBT学生的姿态,但国家反覇淩政策在性倾向和性别认同上仍保持一贯沉默。

土井香苗

人权观察日本分部主任

近年来,日本文部省颁发了关于LGBT学生的指导原则,其中送出重要讯息,则学校应当照顾性少数和性别少数学生。然而,国家防制覇淩政策并未指出LGBT学生特别容易受害的事实──导致问题更加严重的是,未有规定必须采用LGBT包容性课程的政策,而且教师没有受到适当的性别与性教育培训法律上,跨性别人士必须经确诊为“性别认同失调”才能获得合法承认的规定,对年轻人可能造成严重影响。

人权观察指出,覇淩素来是日本的严重社会问题,被认为异常的学生经常遭到同学骚扰、威胁甚至暴力相向──包括基于实际上或他人认定的性倾向或性别认同而受到另眼看待。然而,尽管覇淩问题受到媒体关注──尤其是导致死亡的案例──和公开讨论已历数十年,日本政府仍未着手解决其根本因素,包括LGBT学生容易遭受攻击的问题。反之,政府不断在校园中提倡社会常规与和谐气氛,官员们则坚持没有哪一类学生特别容易受人欺负。例如,文部科学省官员在接受人权观察访谈时,总是反覆强调他们是以“整体性”的角度看待覇淩问题,他们并且主张,若特别照顾LGBT或其他学生群体的需求,就是对这些学生给予差别待遇。

这些图像试图描绘人权观察所访问的个人经历,在某些图像中作者加入文字描述。

© 2016 Taiji Utagawa

尽管如此,日本文部科学省在2013年10月颁布的《预防覇淩基本方针》已被证实不够妥当。该方针强调灌输学生社会常规,要求教师提升学生权利意识,并强制教师接受培训。但该方针内容没有任何一处提到LGBT学生。

人权观察发现,当LGBT学生试图向教师举报覇淩时,可能得到各种不同反应。由于教师缺乏全面性、强制性的性别与性教育培训,教师对覇淩案件的反应因人而异,全看其个人对LGBT人群的态度而定。有些学生说,老师教他们遵守社会常规,以免再遭覇淩。其他学生则说,他们根本不会去举报对同性恋的覇淩,因为他们的老师平时就常以嘲讽或侮辱的方式表现出反对LGBT的态度。

来自东京的女同性恋学生N・清子(音)告诉人权观察,她的初中同学常骂她“不像个女孩”,并且成群围住她,用纸卷成棒子打她。老师们眼看她一次又一次被同学欺负,却总是袖手旁观。“大家都知道我被人欺负,”她说。“但大家也都知道,老师不会帮助我。”

来自名古屋的17岁学生I・正(音)告诉人权观察:“我想,如果我向老师报告我被覇淩的事,他们可能会设法解决问题,但他们不会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他们太不了解LGBT的人了。所以他们可能弄巧成拙,把事情搞得更糟。”

曾任小学老师的LGBT青少年心理谘商师K・爱(音)说:“就算一个老师愿意帮忙,校方可能也不愿意支持这个老师,结果是这个老师因为同情心反而被孤立。”

对日本的跨性别学生来说,上学本身可能就是一种煎熬。根据日本国内法律,跨性别人士要让自己的性别认同获得合法承认,必须先取得精神失调诊断书并通过其他医疗程序,包括绝育手术──整个过程既侵犯人权又极其落伍。近年来,虽然政府表示学校可以为跨性别学生提供合理便利,毋须经过医学诊断,但人权观察发现,这项建议很少被落实。跨性别学生有时被迫穿着与自身性别认同不符的学校制服,并被迫参加令其感到不自在的性别区隔活动。

文部省最近发布“关于谨慎应对学生性别认同失调以及性倾向与性别认同相关问题的教师指南”,人权观察认为,这是一项令人振奋的措施,因为它宣示所有学校都应让所有学生感到安全。不过,该教师指南缺乏拘束力,而且内容有待加强,例如应该明确指出跨性别学生不需要取得医师诊断就可以依其性别认同接受教育。

人权观察指出,目前日本全国正就LGBT议题进行热烈的政治辩论,是一个好现象。政府应当把握契机,将LGBT青年的需求纳入决策过程,让日本所有学生都能在平等的立足点上获得教育。

“没有一个孩子的安全或健全成长应该仰赖于是否刚好遇到一位具有同情心的师长,”土井说。“政府有责任培训教师,使他们有能力在尊重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基础上处理覇淩事件,保护LGBT学生免于骚扰和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