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芙蓉区法院似乎认为它的判决不需要多做解释。

中国首宗同性婚姻维权案经法院简短开庭后已遭驳回,但原告孙文麟决定继续上诉。他相信民意和对平等的诉求都站在他这边。

维权人士在国际反恐同日的游行中高举巨幅彩虹旗,湖南长沙,2013年5月17日。

 

© 2013 路透社

来自湖南的孙文麟和他的同性伴侣胡明亮在2015年6月到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遭到该局拒绝。警方后来找到孙文麟家里劝他放弃,他仍旧向法院提出控告。当法院在2016年1月决定同意立案时,他和许多人同样喜出望外。

中国直到2001年才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清单中移除,而且尚未制定任何基于性倾向的反歧视法律。尽管已有少数个案逐渐撼动制度化的歧视,但由孙案看来,国家仍然不愿承认女同性恋、男同性、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人士的权利。

另一方面,公众意见日益倾向支持LGBT人权和平等权。本周孙案开庭时,法庭外聚集了数百位前来声援的民众。在2015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许多中国人曾在中国版推特上表示支持中国做同样改革。中国当局近期决定对描述同性伴侣关系的电视节目进行审查,在国内引发一波批评声浪;2013年一位90岁老奶奶为同性恋孙子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一段视频,则在网络上疯传。还有一群同性恋者的父母联名致函全国人大,为他们的孩子要求平等的结婚权利。

中国民间对同性婚姻的支持度上升,显示政府已经在此议题上落后。中国政府实在应该主动确保所有中国人民享有平等的结婚权利,而不是坐等法院鼓起勇气做出正确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