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让,2016年3月16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科特迪瓦尚未为该国2010-2011年大选后危机期间双方重大犯罪的受害者伸张正义。总统阿拉萨内・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及其新任司法部长参桑・坎比勒(Sansan Kambile)应强化国家司法体系以伸张迟来正义。

2013年2月28日在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2010-2011年选后侵权案件受害者高举“我们要正义,正义,正义”的海报。

© 2013 Sia Kambou/美联社/盖帝影像

这份56页的报告,《唯正义能重建平衡:为科特迪瓦严重侵权案件实现可靠究责》,扼要说明科特迪瓦司法体系需要政府提供何种关键支持,才能提供可靠的司法正义。该报告基于逾70份访谈,对象包括政府官员、司法人员、非政府组织代表、国际刑事司法专家、联合国官员、外交官和捐助机构人员。

 “选后危机期间恶性重大犯罪的受害者们,已经默默忍受痛苦长达五年,”人权观察国际司法高级法律顾问芭兰-普利特・辛(Param-Preet Singh)说。“把双方主要加害者送上法庭,将使各界明白重大人权侵害的责任人不可能逃脱法律制裁。”

2010年12月,在任总统洛朗・巴博(Laurent Gbagbo)拒绝将权力移交国际公认的总统当选人瓦塔拉,引发効忠双方的武装部队爆发冲突长达五个月。冲突期间,双方均有严重侵权行为,包括对平民即审即决、集体强暴妇女和焚毁村庄。截至冲突告一段落,民众至少三千人丧生,逾150名妇女被强暴,暴行主要发生在不同的政治、族群和宗教立场之间。

2011年6月,总统瓦塔拉指派法官与检察官成立特别侦审组,带头追查选后犯罪责任人。此一措施曾令人寄望政府终于正视科特迪瓦根深柢固的有罪免责文化。

一名公民社会维权人士接受人权观察访问时警惕地说,“今天的有罪免责,将导致明天的犯罪。”另一名公民社会人士说,“同样的仇恨、同样的敌意,驱使双方互相残杀。唯有...公平追究双方责任,才能消弭紧张对立。”

几年未获政府充分支持的特别侦审组,终于在2014年底得到较多资源,随即在2015年指控20馀人涉及在选后危机期间侵犯人权──包括双方的高级军事指挥官。侦办进度固然令人鼓舞,但人权观察指出,必须等到加害者受到独立、超然且公正的审判,受害者才得以伸张正义。

除了持续支持案件侦办,科国政府还应当:强化司法机关独立性;保护参与敏感案件的法官、律师和证人;以及支持尊重被告公正审判权的法制改革。

既然许多被告已经候审多年,科国法官应当释放所有不致威胁证人亦无逃亡之虞的在押被告。总统瓦塔拉也应表明,对于因严重侵权而被法院定罪者,不会以总统权力给予宽赦。

司法不公将带来危害并非危言耸听。前第一夫人西蒙・巴博(Simone Gbagbo)于2015年3月以反国家罪──而非侵犯人权罪名──遭到审判定罪,但审理过程疑有许多不符公正审判的问题。这些程序瑕疵使西蒙・巴博及其支持者更加理直气壮地质疑司法程序正当性和判决公正性。

2016年1月,国际刑事法院开始并案审理洛朗・巴博及其亲密战友夏尔・布莱・古德(Charles Blé Goudé)被控于2010-2011选后危机中触犯四项危害人类罪的案件。西蒙・巴博也被指控为大规模侵权的“内圈”共犯而遭国际刑事法院通缉,但科国政府仍将她拘押在国内,违反该国做为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而应将她交出的义务。

国际刑事法院尚未对瓦塔拉一方发出任何逮捕令,不过该院检察官法杜・班苏达(Fatou Bensouda)曾于去年表示,她的办公室已在加强侦办瓦塔拉一方的刑责。国际刑事法院迄今在科特迪瓦的司法作为偏袒一方,早已受到批评

 “国际刑事法院的工作仍很关键,不仅有助确保冲突双方受害者伸张正义,也有助提高该法院在科特迪瓦的正当性,”辛说。“科国法院的可靠审判,加上国际刑事法院的积极侦办,将可证明该国政府愿意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终结有罪免责问题。”

人权观察表示,科特迪瓦的国际伙伴,包括法国、美国、欧盟与联合国,均应提供必要的财政、政治和技术援助,支持该国有效地追究最严重犯罪的责任。

 “科特迪瓦有机会成为国内法院审理严重国际法犯罪的模范,”辛说。“但将这种潜力化为现实的前提是,科国当局必须能保障司法程序的可靠性和公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