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蜜莉是来自肯尼亚西部农村的一名寡妇,在丈夫留下的田地上耕种为生30多年。当她丈夫还在世时,他们的日子过得不错,四个孩子都快乐上学。但丈夫过世后,夫家亲戚拿走他们一切所有,美满的生活一去不返。

被安置到莫瓦拉济(Mwaladzi)的女性农民,只能分配到缺乏水源的贫瘠土地。补偿方案还包括一栋新房子。“我们分到的耕地都是红土,不是以前家乡的黑土。我试着种过玉米,但种不活。种高粱也失败了。...我不怎么满意。我只能说,没有食物的房子有什么用?房子又不能当饭吃,”玛莉亚・C说。

 

© 2012 Samer Muscati/人权观察

 “葬礼一过,东西就开始不翼而飞,”艾蜜莉说。“家里的农具、牲畜、炒菜锅、银行存褶、退休金证明、文具瓶罐、毛毯和衣服...全都在我先生过世三个月之内被他们拿走。我简直走投无路。”后来,他们又抢走艾蜜莉的田地,逼迫她搬走。

和其他千百万妇女一样,艾蜜莉成为寡妇后就失去了一切。在许多国家,妇女在继承权和其他财产权利方面遭到习惯法或宗教法的歧视。对依赖土地为生的农村妇女而言,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上周,联合国一个专注妇女人权的委员会(即“CEDAW委员会”)对各国发出一份关于农村妇女权利的重要指导原则。它强调,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农村妇女在实现其权利时仍然面临严重阻碍,因此呼吁各国政府废除有关土地与继承的歧视性法律。

肯尼亚已朝正确方向迈出一些步伐。其2010年宪法规定应在有关土地与财产的法律、习惯和实践上消除性别歧视。但肯尼亚──以及世界各地──还有很多必须改善之处,才能保障妇女的财产权利获得实现。

艾蜜莉和她的孩子们流离失所,直到有人提供她们一间破旧的小茅屋。她的孩子们为了分担家事和农活而辍学。2002年艾蜜莉见到我时说,她对收回她的土地和财产不抱任何希望。在2016年关于肯尼亚的报告中,我们发现接受我们访问的妇女绝大多数不知道自己享有继承权。

且让我们期待CEDAW委员会的指导原则能够刺激各国政府采取行动,给艾蜜莉这样的妇女们一份踏实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