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应当释放因涉北京锋锐所案件自2015年7月起遭任意拘押的38名律师与维权人士。其中多人被处以名为“指定监视居住”的刑事强制措施,可以被限制在秘密地点,切断与外界联系,而且常常是单独隔离,最长六个月。这六个月的期限即将在2016年1月9日届满。

 “秘密拘押数十名律师,已让习近平主席自诩的依法治国成为笑话,”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若不能在六个月期限届满时将这38人全部释放,中国政府将丢失最后仅剩的一点信誉 ,未来不会再有任何人相信它会尊重自己制定的法律。”

香港泛民主派人士持人权律師浦志强照片到中联办门外示威,要求将他释放,2015年12月15日。

 

© 2015 路透社

2015年7月9日,来自天津市公安局的警察拘留了任职北京锋锐所的律师王宇和她的丈夫包龙军。从7月直到9月,当局大举打压,在全国各地逮捕近300名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被捕的维权人士大都曾经参与组织小型抗议、举报政府滥权或协助人权组织收集当地社群信息,他们大多被警告不得支持近年来雇用多名维权律师的锋锐律师事务所,然后便在数小时内获释。然而,根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报导,包括王宇和包龙军在内尚有38人至今仍然在押,其中21人遭到“指定监视居住”。

中国刑事诉讼法第73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若无固定住所,或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恐怖活动”和“重大贿赂”犯罪,即可在“指定的居所”──通常是宾馆──对其实施监视居住。中国政府对“国家安全”的定义几乎无所不包,批评政府或中共均在其内;而且,当案件被警方指为涉及“国家安全”而予以前述处分时,不存在有效的申诉机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报导,这38人中有13人被处以其他形式的刑事强制措施。有四人被认为遭到强迫失踪,因为政府毫未说明他们的下落。

这38人中只有一人获准会见律师,没有任何人曾获准会见家属。这些在押人士在目前身处的情况下很容易遭到酷刑和不当对待,据人权观察2015年5月的报告指出,这在中国刑事司法系统中仍属常规现象。

去年这场大逮捕开始不久,国营媒体就发布对这些律师、维权人士和锋锐所的不实指控,并播出部分在押人员的“认罪”视频,显然试图抹黑相关人员及其工作。10月,国营中央电视台播出王宇和包龙军的访谈录像,谴责协助其子包蒙蒙离境赴美但失败的支持人士。十多岁的包蒙蒙因父母涉案而被没收护照。

此次打压过程中,还有30名律师在获释后遭当局限制出境;有些人被告知出国旅行构成“威胁国家安全”。部分在押人员亲属也遭到骚扰,包括申请旅行文件被拒而无法出国。

人权观察指出,中国人权律师在过去两年似乎遭到当局针对性的报复。2014年3月,四位知名维权律师到黑龙江省要求会见当事人后遭到拘留,其中部分律师受到酷刑。2014年5月,当局将着名北京律师浦志强逮捕起诉,并于2015年12月以“煽动民族仇恨”和“寻衅滋事”罪名判处三年缓刑;他被定罪后将失去执业律师的资格。同在2014年5月,广州律师唐荆陵和其他两人因为推广“非暴力、不合作”公民运动而被当局拘捕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2015年8月,北京律师张凯因为给抵抗政府强拆十字架的浙江省基督徒提供法律意见而被拘押至今。

人权观察表示,这波对律师的攻击反映出习近平主席掌权以来在全国范围打压公民社会的广泛趋势。中国政府并且大幅紧缩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包括在网络、媒体和学术界。

 “北京敌视所有试图运用司法系统制衡国家权力的人士,已经昭然若揭,”理查森说。“但堵住这些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嘴巴,只会让他们的正义呼声更加嘹亮。北京应当回应他们的呼声,从立刻释放他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