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赦、人权观察人员被拒入境
2014年08月20日
如果以色列对加沙平民死亡应由哈马斯负责的宣称有足够信心,就不该阻挡人权组织前往实地调查。单凭交战一方的公开宣告不足以决定攻击行动是否违反战争法,但实地调查可以。
萨拉・李・维特森/人权观察中东与北非部主任

(纽约)-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和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以色列应立即允许国际特赦、人权观察和其他国际人权组织人员进入加沙,让他们能对冲突各方严重侵犯国际人权法的事件进行调查。

“以色列当局不顾死伤人数不断上升,对于我们要求进入加沙的问题 ,显然一直在玩官僚游戏,给我们设定各种不合理的前提,”国际特赦组织研究与危机反应主任安妮・费兹杰罗(Anne FitzGerald)说。“为保障受害者和大众得知近期敌对情势下发生了什么事的权利,以色列当局应确保其行动具有充分透明度,并避免阻碍对人权案件进行独立且公正的研究。”

自从2014年7月8日以色列对加沙展开代号“护刃(Protective Edge)”的军事行动以来,以色列当局一再拒绝准许国际特赦与人权观察经由以色列控制的伊瑞兹通道(Erez Crossing)进入加沙。这两个组织也向埃及当局要求通行,但迄未获准。

“如果以色列对加沙平民死亡应由哈马斯负责的宣称有足够信心,就不该阻挡人权组织前往实地调查,”人权观察中东与北非部主任萨拉・李・维特森(Sarah Leah Whitson)说。“单凭交战一方的公开宣告不足以决定攻击行动是否违反战争法,但实地调查可以。”

7月7日起,国际特赦组织国际秘书处已三度向以色列国防部下设的民政处(Civil Administration)提出申请,要求经由埃瑞兹通道进入加沙。每一次,民政处都表示埃瑞兹通道已经关闭而无法受理申请。但在同一时期,记者、联合国工作人员、人道工作者和其他持有许可证件的人员均可经过埃瑞兹通道进出。

“宝贵时间已经流失,现在当务之急是让人权组织进入加沙地带,展开验证战争罪行的重要工作,”费兹杰罗说。

国际特赦组织曾就此事向以色列外交部求助,且许多第三国政府也代表国际特赦组织向以色列相关部门表达关切,但都徒劳无功。

人权观察自近期敌对情势升高以来向民政部申请进入加沙也得到类似回应。驻埃瑞兹通道的以色列当局同样表示,人权观察因未经注册而没有资格申请进入加沙。然而,以色列当局明知其有权做例外裁量。8月17日,人权观察要求尽快给予例外处理;以色列当局已于8月19日表示拒绝。在2006年之前,以色列当局曾多次允许人权观察进入加沙,尽管该组织当时既未注册也未要求特殊例外。

在近期敌对情势中,以色列军队由海陆空对加沙进行密集轰炸,对当地平民造成严重影响。根据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办公室(UN 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统计,共有1,975名巴勒斯坦人被杀死,包括1,417名平民,其中有459名儿童、239名妇女。数以千计的未爆弹散落在加沙地带各处。数十万人被迫流离失所。以色列则有67人被杀死,包括三名平民。

巴勒斯坦武装团体向以色列人口稠密地区发射了数千枚无区别攻击火箭;据报,他们将火箭存放在空置的学校建筑物;且疑似违反国际法部署部队而未尽可能防止平民受伤害。国际特赦和人权观察原本已在加沙驻有一些工作人员,但侵权案件的数量和规模太大,必须增派更多研究人员协助调查,以色列却横加阻拦。

以色列政府必须让所有战争罪案件和其他侵权案件获得独立验证,并让受害者争得正义。在现场进行积极的人权监测,也有助防止发生──来自交战各方的──更多侵害。

以色列当局最后一次允许人权观察由埃瑞兹通道进入加沙是在2006年,国际特赦组织则是在2012年夏天。

从那时以后,国际特赦和人权观察便一再被告知,必须先向以色列外交部或社会福 利部办理注册,但前者只接受外交人员和联合国人员。向社会福利部注册对人道和发展组织来说是一个选项,这类组织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占领区设有办事处,但对国际特赦和人权观察来说,以国际人权组织身份想要达到注册标准几乎毫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