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影片通过目击者证言揭露朝鲜恐怖统治
2014年02月17日
“这份惊人的报告应该促使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正视这些荼毒朝鲜人民且危及区域稳定的暴行,安理会过去仅仅著眼朝鲜的核武威胁而忽略了朝鲜领导班子的罪行,他们指挥著一个劳动改造、公开处决、强迫失踪和集体饥馑的残暴体制。”
执行主任 肯尼思・罗斯

(日内瓦,2014年2月17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一份联合国最新报告发现危害人类罪行正在朝鲜发生,并呼吁国际法庭加以侦办,将加害者绳之以法。

该报告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3年3月指派的调查委员会完成,建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将朝鲜情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ICC),并建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应进行调查。 由澳大利亚法官迈克・科比(Michael Kirby)担任主席的这个三人委员会,预定于2014年3月17日正式将其调查发现提交人权理事会。其后,人权理事会将做成决议,就该委员会的建议采取行动。

“这份惊人的报告应该促使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正视这些荼毒朝鲜人民且危及区域稳定的暴行,”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安理会过去仅仅著眼朝鲜的核武威胁而忽略了朝鲜领导班子的罪行,他们指挥著一个劳动改造、公开处决、强迫失踪和集体饥馑的残暴体制。”

该委员会的报告发现,这些危害人类罪行“依据国家最高领导阶层颁布的政策”已在朝鲜实行数十年,包括“人口灭绝、谋杀、奴役、酷刑、监禁、强奸、强迫堕胎和其他性暴力,基于政治、宗教、种族和性别的迫害,强迫迁徙,强迫失踪,以及故意造成长期饥饿的不人道行为。”该报告特别指出,它“对所有被认为威胁政治体制及领导的人口进行系统性、普遍性的攻击。”

新影片呈现暴行目击者的证言

在该委员会报告发布同时,人权观察今天发表一部影片“朝鲜:劳改营幸存者的故事(North Korea: Tales from Camp Survivors)”,内容访问朝鲜政治犯劳改营(管理所)的幸存者叙述他们长年在牢中受到的虐待,包括有系统的使用殴打、剥夺食物以致饥饿和公开处决,借以控制囚犯。该影片也访问到前劳改营警卫,详述狱方的管理方式和暴行。关于这类劳改营,该委员会发现:“在管理所政治犯劳改营中对囚犯实施的难以言喻的暴行,和20世纪极权国家曾建立的劳改营并无二致。”

该委员会报告发现,在1990年代大饥荒期间,由于“明知将导致饥馑恶化及人口大量死亡,仍以维护现行政治体制为目的而实施的决定和政策,”是针对“饥饿人口”犯下的危害人类罪行。此外,该报告还发现,朝鲜特务在1970年代到1980年代初期大量绑架日韩两国平民的行为,也构成危害人类罪。

“这项调查所得到的各项重大发现不应被忽视 ,”罗斯说。“既然相关罪行是由国家行为者执行,只有国际法庭才能适当地进行刑事侦查,将加害者移送法办。”

人权观察敦促人权理事会支持该委员会的建议,在其3月份的会期中对朝鲜通过强硬决议,并责成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该报告直接转交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采取行动。

该报告结论说,它蒐集的信息已构成“应由合格的国内或国际司法机关进行刑事侦查的…合理基础,”这种机构可能包括国际刑事法院,或由联合国安理会或联合国各会员国同意设立的特别法庭。

除了将朝鲜提交国际刑事法院外,该报告提出联合国安理会有权针对朝鲜成立特别法庭。人权观察指出,这是一种合适的途径,因为该委员会纪录的许多罪行是发生在2002年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尚未生效之前。过去,联合国安理会曾经成立特别法庭审理在卢旺达和前南斯拉夫联邦发生的罪行。

在安理会之外,该报告注意到,联合国大会也可以通过决议设立特别法庭,委任一组有意愿的国家负责运作。这种由联合国各会员国直接成立而非经由安理会授权的法庭,虽然没有联合国宪章赋予的强制力,但仍可发挥许多与安理会授权法庭同样的功能。

人权观察要求安全理事会各成员国立即邀请该调查委员会简报其发现,并呼吁其他各国支持追究朝鲜罪责的努力。

“联合国于二次大战后成立的目的,就是要解决这种大规模侵权问题,”罗斯说。“这份报告中描述的种种暴行,已对联合国根本理念构成深刻挑战,应足以促使这个组织采取严厉行动。鉴于受害者遭受的痛苦和损失,亟需以迅速果决的行动将加害者移送法办。”

联合国调查委员会报告摘要

一位政治犯监狱前警卫告诉委员会:“在〔政治犯劳改营〕里面的受刑人不被当人看待。他们永远不会获释〔…〕他们的纪录都被永久抹消了。他们注定要奴役至死。我们被训练将受刑人视同敌人。所以我们不把他们当人看。”

一名囚犯告诉委员会,他被关在耀德(Yodok)劳改营的十年中间,被强迫处理超过300具遗体,他并描述劳改营当局如何将一座曾经用来埋葬死去犯人的小山丘铲平,改成玉米田:“当机器把泥土翻开时,原本安葬在那里的尸体也被捣碎挖出来;许多手臂、大腿、小腿,有些脚上还套著袜子,在推土机前面翻滚。我吓死了。有位牢友當場嘔吐。…警衛们后来挖出一道壕沟,命令一些囚犯捡拾地面的遗体和尸块丢进去。”

该委员会发现,政治犯劳改营的囚犯,包括儿童,甚至犯人生下的婴儿,都只能靠著“猎捕和采集昆虫、啮齿类小动物和野生植物,或设法偷取警卫和牲畜的口粮”维持生存。一位囚犯描述剥夺食物的后果说:“〔那里的〕婴孩肚子涨得大大的。〔我们〕煮蛇肉和老鼠肉给婴儿吃,如果抓到一只老鼠,就算是我们的大餐了。只要是活的东西我们都得吃,能找到什么肉就吃什么肉;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爬的。任何长在土地上的草,我们都得吃。劳改营里面就是这样。”

一位目击者谈到该委员会认为是人为导致的1990年代大饥荒:“我们剥树皮、挖地下的甘蓝菜根来吃,但还是吃不饱。时间一长,我们的老婆婆和其他身体虚弱的人都饿得完全不能动。”

另一人说:“死掉的人这么多,我们的棺材不够,只好去借〔传统用来埋尸的木板〕给他们下葬。我们连刻墓碑的木头都找不到。你就知道死掉的人有多少。”

More reporting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