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坐视打击LGBT人群的罪行
2014年02月04日

(莫斯科)-俄罗斯当局必须解决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人群及维权人士日益遭受普遍有系统攻击的问题。人权观察的调查发现,俄国当局的不作为和某些官员的恐同(homophobic)言论已造成LGBT人群面临更严重的骚扰和暴力,并使施暴者更加猖獗。

2014年冬季奥运会即将在2月7日于索契(Sochi)揭幕,身为东道主的俄罗斯应恪守奥林匹克宪章核心条款所揭示的不歧视原则。做为欧洲理事会(Council of Europe)成员国以及多项人权条约的缔约国,俄罗斯也应履行其国际义务,给予LGBT人群平等尊重与保护。

“俄罗斯当局有能力保护LGBT人群的权利,却未能尽责加以保护,”人权观察俄罗斯研究员谭雅・库柏(Tanya Cooper)说。“当奥运会即将把全世界带进俄罗斯的门口,当局却坐视恐惧同性恋的仇恨言论与暴行,等于传出一个危险信息:攻击同性恋人士是没有问题的。”

俄罗斯的LGBT人群每天生活在污名、骚扰和暴力威胁之中,且据受暴力侵害的LGBT人士和团体向人权观察表示,这些问题在2013年进一步恶化。来自莫斯科、圣彼得堡和新西伯利亚(Novosibirsk)等城市的受害者告诉人权观察,他们在公共场所遭受攻击、绑架、殴打、骚扰、威胁和心理上的虐待。他们告诉人权观察,他们被施暴后不敢向警方报案,担心受到更多骚扰,而且他们认为警察根本不会费神追捕施暴者。即使受害者向警方提出控诉,这类案件也很少得到侦办。

由于缺乏相关数据,我们无法量化估计这种暴力和骚扰在2013年增加的幅度,但与人权观察联络的受害者和LGBT团体均异口同声表示,从2012年底开始,他们感到恐同攻击事件不断增加。

设于圣彼得堡的LGBT伞状组织“俄罗斯LGBT网络(Russian LGBT Network)” 2013年对俄罗斯LGBT人群遭受歧视的状况进行了匿名问卷调查。在2,007名受访者中,超过50%曾受到心理上的虐待,15%曾受到肢体暴力。只有6%的受害者曾和警方联系。

5月份至少发生三起据传以恐同为动机的谋杀案,就在禁止同性恋“宣传”的联邦法律通过并签署生效的一个月前。

这项查禁“向未成年人宣传非传统性(nontraditional)关系”的联邦法律,是2013年被提出或通过的数项联邦反LGBT法律之一。在它立法通过的同时,恐同暴行也开始蔓延。违反该法可课以数额不等的行政罚金;违法者若为媒体和组织,则可加重处罚。俄国远东地区哈巴罗夫斯克(Khabarovsk)的一名报纸编辑于1月30日遭法院裁定违反联邦“宣传”法,处以5万卢布(约合1,450美元)罚金。这位编辑被控告是因为该报刊出一篇男同性恋教师的访谈。该教师因性倾向而被强迫辞职,访谈中他表示:“我的存在本身足以证明同性恋是正常的。”这位编辑已决定提出上诉。

外国人若违反该法,除课处罚金外,还可处以最长15天的拘留及驱逐出境。

该法还禁止将“传统”和“非传统”性关系表述为同样可接受的行为。根据这种规定,若公开肯定同性恋,或跟儿童说明同性恋或同性婚姻并非错误,都可能违法。

同时,一波恶毒的恐同运动已在媒体上展开,特别是国营和国家控制的媒体机构。政府官员、新闻记者和社会名流公开称呼LGBT人群“邪恶”、“鸡奸者”和“变态”,并且将同性恋等同于恋童癖。一位公营广电媒体控股公司的副总裁兼知名谈话节目主持人鼓吹将同性恋器官捐赠者的心脏拿去“埋掉或烧掉”而不要用来移植,因为他们的器官“不适合用来延续任何人的生命”。

“反同性恋法律和国营电视上的仇恨言论已产生歧视效果,使俄罗斯的LGBT社群陷入不宽容的环境,”库柏说。“俄罗斯领导阶层应该谴责,而非助长不理性的恐同现象,否则克里姆林宫的沉默将被视为姑息暴力。”

自从2012年底,由激进民族主义者组成的无数民防组织就开始在数十个俄国城市攻击和骚扰同性恋者。这些组织大都以打击恋童廦为借口,他们引诱成年和未成年男性出来约会,然后指控其为同性恋,加以羞辱和殴打,同时还把过程录制成影片,公布在社交网络上,故意曝露受害者的身分,让他们遭受更多侵害。这些组织已将数百支这种影片张贴在网上。

2014年1月1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奥运场地之一,克拉斯拉雅波利亚纳(Krasnaya Polyana)的一场会议上说,欢迎同性恋人士来到索契,他们在这里可以感到“舒服自在”,但希望他们“别去打扰小孩子”。

“俄罗斯官员们经常将同性恋等同于恋童廦,使恐同人士及其暴力攻击受到鼓励,”库柏说。“俄罗斯的国家元首针对LGBT人士说出如此令人不寒而栗的误导言论,是不负责任且极其危险的。”

支持LGBT权利的公开活动,长期遭受官方不容忍以及暴力的抵制性示威。在这类 活动中,LGBT维权人士日益成为恶意攻击的目标。据人权观察纪录,2012到2013年之间,在包括沃罗涅日(Voronezh)、圣彼得堡、莫斯科和新西伯利亚等俄罗斯各地城市,都曾发生暴力攻击LGBT维权人士的事件。

愈来愈多的俄罗斯LGBT组织在2013年收到威胁恐吓。好几个LGBT组织及其员工遭遇暴力、胁迫和干扰工作。其中特别严重的一次发生在11月,受到攻击的是圣彼得堡的“拉斯基(LaSky)”,它是一个艾滋防治中心,专门为当地LGBT社群和与同性发生性行为的男性服务。当时拉斯基正举办推广活动,有两个人走进办公室攻击其他来访者,他们用空气枪射伤一人眼部,又用棒球棍打伤另一人。

“俄罗斯官员一直不承认LGBT人群受到歧视,包括对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的说词也是如此,但事实上敌意和暴力不断激化,”库柏说。“既然俄罗斯要在如此仇恨同性恋的气氛下主办奥运会,政府必须采取紧急措施,对LGBT人群的权利给予支持和保护。”

对LGBT人群的骚扰与肢体攻击

在俄罗斯,凡是主动认同或被认为属于LGBT社群的人,都成为暴力攻击的目标。攻击者在公共场所骚扰受害者,包括在地铁、街头或餐馆,指责他们是同性恋或穿著像个“娘炮(faggots)”,并且用暴力威胁他们。

圣彼得堡的21岁男同性恋者伊凡・费度斯也夫(Ivan Fedoseyev),又名“强尼(Johnny)”,告诉人权观察,他在2013年因性倾向至少被骚扰4次。好几次,他在街上被几名陌生人围住,问他是不是和男人发生性关系,然后试图攻击他。

8月某日,费度斯也夫一身时髦打扮,准备出席时尚展演活动。一名男子在地铁车厢中靠近他,问他“穿成这样”怎么还敢出门。他还问费度斯也夫,“你知不知道我们有一条法律禁止同性恋?”然后他开始骂费度斯也夫“娘炮(faggot)”,并且打他耳光。费度斯也夫马上在下一站下车,但他没有报警,因为他认为找警察不会有任何效果。

“法律允许恐同人士对我们的攻击,”费度斯也夫说。

一位跨性别女士,丽莎・R(化名),于2013年夏天在圣彼得堡遭到绑架和残暴攻击。四名攻击者强迫她上车,把她载到郊外,剥光她的衣服,用钳子拔下她的两只脚趾甲。

“他们一直骂我娘炮,跟我说他们多么痛恨同性恋。我告诉他们我不是同性恋,我是变过性的女人,但他们根本不听我解释。其中一人说,“你不过是个娘炮。我们现在就要把你的头脑矫正过来。”他们威胁要对我轮暴。然后他们从车上拿来钳子,拔掉我两个脚趾甲。事后他们说,“你现在看起来好多了,这样更漂亮。”

攻击者开车离去,把丽莎的全身衣物也都带走,留下她赤身裸体,还流著血。她忍痛步行四个半小时才回到家。

“当时我心里只想著一件事,我回家了,我还活著,”她说。“我告诉自己别去看脚上的伤,这一整晚吃的苦头已经够多了。”

丽莎没去医院治疗,因为她怕被问到受伤的原因。她也没有报警,因为她“不敢奢望警察会认真调查。”

后来几个月,丽莎说,她在街上和公共交通站又遇到好几次言语和肢体的攻击。

民防组织对LGBT人群的暴力和骚扰

从2012年底开始,一个自称“占领恋童廦(Occupy Pedophilia)”的组织借口对抗恋童廦、保护儿童,在俄罗斯各地城市骚扰和攻击同性恋者。“占领恋童癖”是一个自称为“社会运动”的松散民防组织。

马克沁・马鑫科维奇(Maksim Martsinkevich),绰号“德煞”(Tesak,俄文意为“剁肉刀”或“斧头”),是这个组织的创立者。他是新纳粹组织的成员,以仇恨言论和暴力行为出名。他曾在2009年因煽动族群冲突而被判刑三年半,2010年底出狱。

12月,莫斯科一个法院对马鑫科维奇发出逮捕令,当时他在古巴。据报导,他被控极端主义(extremism),和他的组织对LGBT人群施暴没有关系。1月,古巴当局将马鑫科维奇扣留后遣返俄罗斯。1月27日,他在莫斯科国际机场被俄罗斯当局逮捕。

“占领恋童廦”是一个公然反对同性恋的运动,他们诱捕寻找同性约会对象的男性,然后用恐同脏话辱骂他们、殴打他们,并将过程录成影片。该组织将这些影片贴在各种社交网站上,使受害者受到更大的羞辱。

该组织的攻击行为曾发生在下列城市:圣彼得堡、克拉斯洛达尔(Krasnodar)、加里宁格勒(Kaliningrad)、新西伯利亚、乌法(Ufa)、梁赞(Ryazan)、罗斯托夫(Rostov)、图拉(Tula)、鄂木斯克(Omsk)、喀山(Kazan)、马格尼托哥尔斯克(Magnitogorsk)和伊尔库茨克(Irkutsk)。该组织网站载有来自俄国30多个城市的数百支影片。

还有其他与“占领恋童廦”没有直接关联的民族主义团体也用类似手段攻击LGBT人群。

人权观察会见了数名遭受这些民防组织攻击的受害者。曾亚(Zhenya,为安全理由保留其姓氏和居处),28岁,在7月份遭到一个民防组织突袭、殴打和抢劫。当时他受骗出来“约会”,几个20多岁的青年突然出现将他围住。他们指控他是个恋童廦,对他多次殴打,使他的下巴有两处被打断。攻击者还强迫他交出5万卢布(约合1,450美元)。

曾亚几天后向警方报案,但警方没有认真调查,也没有抓到嫌犯。曾亚休养四个月才痊愈。

对LGBT维权人士的攻击和威胁

俄罗斯LGBT维权人士告诉人权观察,在2013年,几乎每一次支持LGBT人权与平等的公开活动,都有反同性恋活动者以暴力和威胁加以反制。在大部分案例中,警方都没有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也没有制止骚扰和攻击行为。有时,警方还对LGBT人士滥施武力,并且任意拘押他们。

2013年1月20日,一小群LGBT维权人士在沃罗涅日集会,抗议禁止“同性恋宣传”的法律草案。当地政府当局核准了这项示威活动。但当12位LGBT维权人士抵达会场时,发现现场已有一大群抵制者,却只有少数几名警察。

安德瑞・纳索诺夫(Andrey Nasonov),当天在示威现场遭到攻击的LGBT维权人士之一,告诉人权观察:

当我到达中央广场,我看到现场最多只有十名警员,而且没有任何镇暴警察(OMON)。我看到一大群反同性恋的示威者,大约有500人,我一拉开手上写著“停止仇恨”的海报,他们就向我冲过来。其中两个人推了我一把,我跌倒在地上,他们便不停踢我的头。他们停手后,我爬起来走了几步就昏过去了。

纳索诺夫向当地警局报案,但警方没有抓到任何应为攻击负责的人。纳索诺夫告诉人权观察,他在公共场所时没有安全感,并患了忧郁症。

1月29日,一群LGBT维权人士在圣彼得堡集会,声援LGBT人权,抗议基于性倾向及性别认同的歧视和暴力。来自非正式民族主义团体的反示威者对他们进行言语和肢体的攻击,造成数名维权人士受伤送医。

人权观察访问的目击者说,当时在场的执法官员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保护维权人士,而且对60多位LGBT维权人士进行歧视性的任意拘押。这些维权人士被控行政违法,但警方后来撤销控诉。

据人权观察纪录,在莫斯科、呈彼得堡、新西伯利亚、沃罗涅日、萨马拉(Samara)和喀山等地还有其他针对LGBT维权人士的暴力和骚扰案件发生。

对俄罗斯LGBT组织的威胁和恐吓

2013年,数个俄罗斯LGBT组织收到暴力威胁,他们的活动也受到干涉打断。

圣彼得堡“并肩同行(Side by Side)”国际LGBT影展自举办以来首度遭到反同性恋活动者的骚扰。11月的数次影片放映都因收到匿名炸弹威胁而被迫中断、顺延或改期。有一人因涉嫌其中一次炸弹威胁被捕,但其他几次则没有任何嫌犯被捕。

俄罗斯LGBT网络的工作人员告诉人权观察,他们曾在11月收到来自圣彼得堡反同性恋人士的威胁。另一个圣彼得堡LGBT组织“出柜(Coming Out)”的办公室大门则被涂满反同性恋的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