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处黑监狱上了的锁铁门后,站着一群被拘留的上访者。

©2007 Reuters/Chris Buckley

(日内瓦,2013年10月21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利用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机会,以终结对维权人士的系统性镇压来证实其改善人权的承诺。中国将于2013年10月22日第二次接受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官员们不应再像2009年首度接受普遍定期审查时一样,一贯地排斥问题和模糊焦点。当时,中国政府宣称“没有任何个人或新闻媒体因为发表意见或观点而被判刑,”并说该国并无“黑监狱”,也从未对互联网进行审查。

“中国在签署人权条约方面表现良好,但在具体落实方面却非常糟糕,”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人权理事会的审查让联合国各成员国有机会审视这些承诺是否获得履行──或是反而遭到违背。”

人权观察在提交此次普遍定期审查的报告中,针对下列五个领域表达严重关切:

• 政府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包括骚扰、任意逮捕和拘押、以及酷刑;
• 中国刑事司法系统普遍使用酷刑及其他虐待;
• 对媒体的限制和监控;
• 将强迫失踪和任意拘押制度合法化,包括劳动教养;以及
• 西藏和维吾尔地区的广泛人权侵害。

在此次审查的一个月前,以向政府施压要求允许独立公民社会团体参与普遍定期审查过程而著名的维权人士曹顺利,在北京国际机场遭到强迫失踪。有人目击曹顺利于9月14日在机场出境柜枱被警卫带走,从此音信全无,她的家人也没有收到当局发给的拘留通知。

10月16日,一群联合国人权专家发表共同声明,认为曹顺利显然遭到报复一事是一个“警讯”。这群联合国专家声明说,“对于试图参与贡献如此重要的国际对话的公民社会成员加以威胁,是全然不可接受的事。”

二月以来,中国已有数十名维权人士因为发起或参加集体维权活动而遭到拘押。这些人包括知名维权人士许志永──他被视为是“新公民运动”群体背后的知识推动力──和郭飞雄──他参与发起呼吁政府批准《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公开信。数以百计的“网民”则被指控“散布谣言”而受到拘押,其中拥有大量网上追随者的所谓“网络大V”(V是指通过验证的用户)特别受到攻击。当局发出的一份司法解释将四种罪名扩及网络言论也十分令人担忧,这使当局更容易对和平的网上言论施加严厉制裁。

“联合国审查的同时,中国正再度大规模打压维权人士和表达自由,”理查森说。“对曹顺利的检控,是对普遍定期审查程序的惊人驳斥。现在就看联合国会员国能否处置并解决这些最艰难的议题,让这项审查真正具有意义。”

背景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已在2004年象征性地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借以体现加强人权保护的承诺。中国政府也已致力于发展法制,改善对劳工的法律保障,重申将 加强教育和医疗服务的普及,支持大型的减贫与基建项目,实施抗击艾滋的国家政策,并且矢言将批准已于15年前签署的《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然而,大量的人权侵害,包括对基本自由的严苛限制,依旧存在。令这些限制雪上加霜的事实是,中国各级政府的权威最终不是源自政府本身,而是来自中国共产党。整个法律体制,包括司法系统,虽然表面上独立,实则必须受到党的公然“监督和指导”。党的控制受到宪法禁止违背“四项基本原则”的维护,包括坚持“中共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这些至高无上的条文,禁止个人或组织对中共做出任何直接批评,若试图组织独立于中共的政党即会遭到严厉惩罚。每年都有数百人被控“颠覆”或“分裂国家”等罪名,足见这些禁令均得到坚决执行。

除开这些制度性的钳制,中国迫切的人权问题尚包括:

• 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遭到骚扰和政治检控;不经审判即动用劳动教养和其他形式的拘押;
• 任意拘押;
• 司法系统用酷刑强迫取供;
• 积极且公开地对媒体和互联网内容进行政治审查;
• 处决死刑犯和通过司法机关获取人体器官进行移植;
• 虐待上访民众及其他向国家机关寻求救济的公民;
• 迫害拒绝加入官方宗教机构的宗教信仰者;
• 强迫搬迁、非法征地和非自愿的重新安置;
• 强迫堕胎和滥用计划生育法规;
• 以户籍登记制度歧视农民;以及
• 压迫西藏的藏族和新疆的维吾尔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