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建立尊重人权的民主体制取代专制独裁
2013年01月31日

World Report 2013

当阿拉伯之春产生的伊斯兰主义政府巩固权力之后,最受瞩目的议题可能就是它们如何对待女性。
肯尼思•罗斯,人权观察组织执行主任

(伦敦,2013年1月31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表的《2013年度世界人权报告》中说,在阿拉伯之春的热情褪去后,如何建立尊重人权的民主体制,成为当前的严肃挑战。各国新政府尊重人权的意向,将决定人民起义的结果是真正的民主,或只是改头换面的威权统治。

这份报告长达665页,是人权观察组织第23份年度报告,内容检视全球人权实践,并概述逾90个国家的主要人权议题。针对发生在中东与北非地区的阿拉伯之春,人权观察指出,创建尊重人权的国家机关,过程可能非常艰苦,不仅要建立有效的治理机制、独立的法院、专业的警察,更要抗拒多数意志凌驾人权与法治的诱惑。不过,人权观察说,民主建设再怎么困难,也不能做为旧体制复辟的藉口。

人权观察组织执行主任肯尼思•罗斯说,“自由的不确定性,绝非恢复威权统治下強迫安定的理由。前方的路途或许颠踬险阻,但将整个人民推落压迫的幽谷,则是不可想像的选择。”

人权观察说,多数统治与尊重人权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是各国新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中东各国领袖当然渴望行使选举赢得的大权,但他们也负有义务,不得牺牲基本权利或少数族群、女性及其他弱势群体的权利。

人权观察说,其他国家可以提供支持,一方面透过本身尊重人权的实践立下良好示范,同时在与新政府及其他国家的外交关系中一贯地推动人权。对压迫行为视而不见,或许能换取政治利益,却将重创建立尊重人权的民主体制的努力。

《世界人权报告》中另有三篇文章,讨论人权面临的其他威胁。第一篇文章说明 规范全球企业营运

的必要,特别在全球化时代,藉此才能保护劳工及其他受到企业负面影响者的权利。第二篇文章指出,因应环境危机,各国政府和其他机构常专注于大自然所受的伤害,却忽略对环境危机区域内居民的人权影响。第三篇文章强调,“传统”和文化相对主义的论述常被用来否定女性和少数群体应享有普遍人权。

人权观察在报告的导言中指出,针对埃及新宪法的争论,可能是攸关区域内各国改革进程的最重要因素,而它足以呈现出保护人权的困难。这部宪法有其积极的成分,例如明确禁止刑求和任意拘押。

然而,关于言论、宗教和家庭方面的规定过于含糊笼统,可能危及国际法所保障的女性权利以及各种社会自由的行使。这部宪法同时反映出,文人掌控军队的努力似乎已被放弃。

在改换政府的几个阿拉伯国家之中,利比亚最具体地呈现出不健全国家的问题,其原因之一是卡扎菲刻意削弱政府机构以巩固他的个人独裁。人权观察指出,其中最严重的问题在于法治方面。民兵组织控制著该国许多地区,有些地方发生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却不受司法究责。同时,成千上万人仍身陷政府或民兵的牢狱,不知何时能获得正式起诉或到法庭上与不利的证据对质。

叙利亚,据联合国最新统计,持续战斗已夺走6万人的生命,政府部队触犯了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而某些反抗军也严重侵犯人权,包括刑求和即审即决。

联合国安理会若能将叙利亚情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侦办,将使所有受害者得到寻求正义的管道,并可遏阻更多的暴行和宗派报复。然而,人权观察说,即使许多国家政府表示支持此一行动,却没有施加持续的公众压力,说服俄中两国放弃对提交行使否决权。压力同样必须施加于叙利亚的武装反对势力,使其理解并认同以尊重所有人权利为叙利亚的愿景。

人权观察说,在许多伊斯兰主义者经选举执政的国家,女性的权利已引发争论。有些反对者主张,女权是西方强加的观念,不符合伊斯兰或阿拉伯的文化。国际人权法并不禁止女性自愿选择保守或宗教性的生活方式。但各国政府经常对女性强加限制,阻止她们争取平等和自主权。把女权贴上西方价值的标签,并不能掩饰女性在这些国家受到压抑而被迫扮演从属角色的事实。

“当阿拉伯之春产生的伊斯兰主义政府巩固权力之后,最受瞩目的议题可能就是它们如何对待女性,”罗斯说。

出格的言论常诱使当权者限制他人的权利。批评政府、侮辱特定群体或侵犯宗教情感的言论特别容易受到迫害。人权观察说,在这种情况下,对言论自由最大的威胁莫过于缺少强有力且独立的保护人权机构。各国政府应自我克制,尊重表达异议、批评、和提出不受欢迎观点的权利。

人权观察说,各国政府可以对言论自由加以某些合理的限制,例如针对煽动暴力的言论;但同时也必须管制以暴力压制或惩罚他人言论者。如果有人用暴力攻击非暴力的言论,只因为不满它的内容,则违法的是暴力攻击者,而非发出言论的人。国家有义务去阻止暴力行为,而非审查可能引发暴力攻击的言论。

人权观察指出,不受制衡的多数统治并非阿拉伯世界独有的问题。缅甸就是另一个鲜明的例子,虽然长久执政的军事独裁政权已转型为倾向改革的文人政府,但缅甸执政者仍然不热衷于保护该国少数族群,甚至不愿为他们受到侵犯而发声抗议,尤其是罗兴雅穆斯林所遭受的严酷暴虐压迫。

人权观察说,在国家变迁过程中,由革命朝向尊重人权的民主政治转型的任务,首先要由该国人民来承担,但其他国家可以、也应该发挥重要的影响力。然而,西方在整个中东地区对人权和民主的支持,一遇到石油、军事基地或以色列问题,就无法坚持一贯立场。

这种不一贯性,碰到要追究侵权官员的责任时,就被压迫性政府拿来批评国际正义具有选择性,且很少适用在西方盟国;同时,它也损害了国际刑事法院的遏阻价值。

“中东各国的新领导人必须展现坚守原则的决心,才能在这个长期抗拒民主的地区促进人权,”罗斯说。“而且他们将会需要具影响力的外部力量给予一贯坚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