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与其他政府需要施加压力以改善人权状况
2011年01月24日
惯例支持以‘对话’和‘合作’方式与压制性政府交涉,多数时候只是不愿为人权采取行动的一个借口。而欧盟使用的‘建设性对话’是这个全球流向中最为恶劣的。
肯尼思•罗斯 (Kenneth Roth),人权观察的执行主任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发表2011年全球年度报告指出,太多国家政府接受压制性政府自圆其说的理由和遁词,不向这些政府施压,要求它们尊重人权,反之使用较为缓和的私下"对话"与"合作"的交涉方式。包括欧盟会员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政府不但不坚决抵抗侵权的当权者,采取的政策还无法让侵权者感到需要改善情况的压力。

这份长达649页的报告是人权观察第二十一年度审核全球人权状况的报告。报告总结全球90个国家和领土的重要人权问题,从中显示人权观察研究员2010年进行的深入调查工作。

人权观察的执行主任肯尼思·罗斯 (Kenneth Roth)说:"惯例支持以‘对话'和‘合作'方式与压制性政府交涉,多数时候只是不愿为人权采取行动的一个借口。而欧盟使用的‘建设性对话'是这个全球流向中最为恶劣的。"


人权观察指出,以对话与合作方式处理人权问题固然至关重要,况且达成合作也是人权倡导的一项重要目标。然而,若一个国家政府缺乏政治意志力去尊重人权时,向其施压将会改变其成本效益分析而使其不愿选择压制人权。


人权观察表示,其它政府揭露或谴责暴行、限制军事支援或经费资助以阻止侵权行为或要求起诉和惩罚侵权者,使侵权政府付出的代价更为高昂。

人权观察指出, 数多北半球和南半球国家常用‘对话'与‘合作'方式,但是欧盟似乎特别热衷于该意识形态。即使欧盟对人权问题申明关注时,也经常疏于使用全面的策略,以支持改善人权状况的要求。


欧盟是否可被视为一个捍卫全球人权的力量,也在于其是否愿意应对自己会员国的人权问题。移徙者、穆斯林人、罗姆人等人一向在欧盟会员国遭到歧视,而排斥情况每况愈下,各国的庇护渠道不足,还采取侵权的反恐行动措施。欧盟会员国和欧盟机构必需表现更强烈的政治意愿,以确保本国真正尊重人权,符合欧盟对外所做的措辞。

近来未能施压的例证包括:欧盟对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进行卑躬屈膝的交涉,西方世界软弱对待某些非洲独裁领袖,如卢旺达的保罗·卡加梅 (Paul Kagame)和埃塞俄比亚的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 以及普遍持有的懦弱姿态,去面对中国政府日益强力打压基本自由权。2010年,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决定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正在服刑的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对支持中国人权最为有效。

人权观察指出,政府并未完全弃用施压的策略。但主要都是用在无法无天、以致其它利益都受到威胁的政府,如北韩、伊朗和津巴布韦。



人权观察表示,以对话与合作方式代替施压策略的偏好在联合国已到了极端的地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人权理事会的成员不等均偏向其。除此以外,南半球的主要民主国家,如南非、印度和巴西,也一直推行以静默应对镇压。近来的例证包括:东南亚国家联盟 (ASEAN) 冷淡回应缅甸政府的镇压,联合国对斯里兰卡战争暴行百般顺从以及印度对缅甸和斯里兰卡采取怀柔路线。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任职的第二年加强对人权的关注,动听的言论却一直未付诸行动。他并未坚持各个美国政府机构贯彻传达强烈的维权讯息,因此国防部和驻埃及、印尼和巴林等国的领事馆经常发表分歧不一的讯息。


人权观察表示,无论是公开或私下的的对话,有了具体的基准才能起更大的作用。基准能明确引导对话的走向,使参与者为具体的结果负责。没有基准,压制性的政府可以操纵这些对话,也能将对话的启动或重新开始当作一种"进步"的指标。例如,欧盟2008年发表一份中亚策略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落实工作进行顺利,但除了描绘"积极的政治对话"为"进步"的衡量标准以外,别无其它明确细节。

罗斯说:"人权支持者此时失去公共舆论的力量特别不幸。因为残暴的政府和盟友在阻止他人积极维权时,毫不顾忌地公开表示意见。"


斯里兰卡对联合国大力施压,以便阻挡联合国咨询小组调查斯里兰卡在与泰米尔猛虎 (Tamil Tigers)进行武力冲突期间所犯的战争罪行。 中国大倾其外交力量,试图影响其它国家政府拒绝参加刘晓波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中国还故技重施,欲阻止联合国成立委员会调查缅甸的战争罪行,该计划已备受美国和一些欧盟会员国的强烈支持。

由于许多国家拒绝投票通过国别提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更为胆怯处事。一个极端的例子即是,斯里兰卡与泰米尔猛虎交战的末期时肆虐平民,理事会不但未遣责斯里兰卡,反之还恭贺其胜利。

 

人权观察指出,欧盟与其他国家的协议惯例以尊重基本人权为条件,但欧盟仍然与严重压制人民的土库曼斯坦政府订立了一份重大的贸易协议,并与其寻求签订一份全程合作协议。欧盟却未订立任何事先条件,要求土库曼斯坦政府改进人权状况或从事任何重大的努力,确保改进的落实。再看欧盟开始与塞尔维亚讨论加入欧盟一事。尽管塞尔维亚未能逮捕及交出前波斯尼亚塞族将领拉特科·莫拉迪克(Ratko Mladic),一名受国际起诉涉的战争罪嫌犯,而交出莫拉迪克是欧盟同意开始讨论之前所要达到的一个重要基准。除此以外,乌兹别克斯坦安全部队2005年在安集延市屠杀数百人后,欧盟对乌兹别克斯坦实施制裁,如今却已将其解除,尽管乌兹别克斯坦政府仍未采取步骤,确保其符合欧盟解除制裁的条件。

同样地,奥巴马政府在其第一年执政期间给墨西哥提供军事援助,完全忽略梅里达倡议(Merida Initiative)制定援助附带的人权条件,尽管墨西哥根本未按照要求,在民事法庭起诉侵权的军官。奥巴马政府执政第二年才保留了一部分的支援。

罗斯说:"对话与合作的方式有其存在的必要, 但暴虐政府有责任表示改进的真诚意愿。当压制人民的政府显然缺乏政治意志力改善时,善意的政府需要使用压力,终止压迫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