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应该对每个被拘留者作出解释
2009年10月21日
中国应只使用官方的拘留所,使每个被拘留的人可以联系家人和律师. 使人 ‘消失’不是渴望有全球领导地位的国家的行为。
人权观察亚洲主任布莱德∙亚当斯称

(纽约)--- 中国政府应立即为其关押的所有被拘留者作出解释,并允许有关2009年7月乌鲁木齐暴乱及其后果的独立调查,人权观察在今日公布的一份有关强迫"失踪"的新报告中称。

这份44页的报告, " ‘我们甚至不敢去找他们': 新疆暴乱结束后的强迫失踪",记录了在暴乱后被中国安全部队拘留的43名维吾尔族男子和青少年的强迫失踪。

"我们记录的事件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人权观察亚洲主任布莱德∙亚当斯称。"中国政府声称尊重法治,但这种从家中或街上逮捕人并让其‘消失', 使其家人不知他们死活的做法最大地破坏了中国政府的声称。"

上周,新疆司法当局开始对被指控与抗议活动有关的人的审判。九名男子已经被判处死刑,其他3人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一人被判终身监禁。

人权观察的研究已确定在2009年7月6-7日期间,中国警察, 武装警察和军队进行过多次较大规模的搜查行动,地点在乌鲁木齐的两个维吾尔族主要聚居区: 二道桥和赛马场。这些行动和有针对性的袭击以较小的规模至少持续到8月中旬。

人权观察记录的"失踪"受害者是年轻的维吾尔族男子。大部分20多岁,虽然据报告受害者最年轻的有12和14岁。可能有些汉族人也成为"失踪"和非法逮捕的受害者。但是,人权观察对20多个乌鲁木齐汉族居民的采访没有提供任何这类资料。

据目击者说,安全部队封锁了整个居民区,寻找维吾尔族青年男子。在某些事例中,他们首先把男子与其他居民分开,迫使其跪下或平躺在地; 至少在某些事例中,他们在殴打男子的同时审问男子对抗议的参与。那些身上有伤口或瘀伤的人,或抗议时不在家的人然后被带走。在其它事例中,安全部队追逐能抓到的每个人,把数以十计的人装到卡车里。

在对乌鲁木齐赛马场的一次袭击中,二十五岁的马克哈茂德∙穆[名字被改变]和另外16名男子 "失踪"。他的妻子和另一名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在7月6日晚上7时左右, 约150名穿制服的警察和武警封锁了他们居民区的主要街道:

他们告诉每个人走出屋外。妇女和老人被告知要站在一旁,所有12至45岁的男子,沿着墙站成一排。有的男子被推跪在地上,手被捆在背后的木棍上,其他人被迫跪在地上, 双手放在头上。士兵们把男子的T恤或衬衫拉起来盖住他们的头,让他们无法看到。

警察和武警检查男子们的身体,看他们是否有伤口或瘀伤。警察和武警还问男子们7月5日和6日他们在哪里。他们随便殴打男子,甚至打年龄大的人---我们70岁的邻居被拳打脚踢几次。我们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他们不听我们。

在人权观察记录的这个案例和其它案例中,被拘留者的家人询问亲属情况的尝试被证明是徒劳的。警察和其它执法机构否认逮捕或把被拘留者家人赶走。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强迫失踪做法,释放那些没有被指控罪名的人,为每个被拘留的人作出解释。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允许针对新疆暴乱及其后果的独立国际调查并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领导调查。

"中国应只使用官方的拘留所,使每个被拘留的人可以联系家人和律师," 亚当斯称。"使人 ‘消失'不是渴望有全球领导地位的国家的行为。"

在2009年7月5-7日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的暴乱是中国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民族暴力事件。抗议似乎是由中国东南部一个对维吾尔族人的攻击引起的,后来成为对维吾尔少数民族歧视性政策感到愤怒的人的集体抗议。最初的和平抗议很快变成了反对汉族人的暴力袭击,造成多人死亡或受伤。

中国当局并没有按照国际与国内标准对事件开展公正调查,而是在乌鲁木齐市维吾尔族地区进行非法大规模逮捕运动。官方数字表明,被安全部队拘留的与暴乱有关的人的数目已超过一千人。

根据国际法规定,当一个国家的代理人拘留一个人并拒绝承认拘留此人或不透露此人的下落时,它就犯了强迫失踪罪。"失踪"的人常常面临很高的酷刑或法外处决风险。家庭成员和朋友经历不断的焦虑和痛苦,因为不知道被拘留者发生了什么事。

"美国,欧盟和中国的其它国际伙伴应该要求中国就在新疆失踪的人提供明确答复,"亚当斯称。"他们不应让贸易关系或其它政治因素导致他们对待中国与对待其它开展这一可怕做法的国家不同。"